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系统签到:陶桃的古代种田日常 > 第259章 村里突现陌生人
    两个老头一左一右搭脉检查之后,同时发出:“咦~”的一声,然后两人互换位置,再次搭脉检查起来。

    环儿来到陶桃面前轻声问:“小姐,这位跟你长得有些像呢,是小姐的长辈?”

    陶桃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大概可能是吧。”

    “嗯?”

    “如今这样子,我没有让他们见我娘亲。”

    “现在,我看他的气息虽然还不稳,可是也没有性命之忧啊,怎么会要用离殒丹?”

    “对啊,我也疑惑,这不让华长老和云长老给看看。”

    环儿没接话,而是定定的看了看陶桃,眼神里满是“你就说我信不信吧”的意思。

    陶桃这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修炼了厚脸皮的功夫,而且已经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此时她就像没看见环儿的眼神似的,一直看着两个搭脉的老头。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两个老头子看着陶桃用肯定的语气说:“这位的伤虽然重,但是没有性命之忧,用晚膳配以疗伤丹药,最多三月就恢复了。”

    云晖撇撇嘴道:“若是华老头你拿出一滴那个东西,哪里用得着三个月,最多几天就能自己走路半个月估计就没啥事儿了。”

    云晖说的那个东西,华清也知道,陶桃也明白,只是陶桃想事情灵植药膳的功效,出口道:“用灵植药膳辅以疗伤丹药吧,这个就麻烦云长老了。”

    “小丫头,放心吧。只是灵植哪里有啊?”

    陶桃被云长老一问,才想起来她没有和云长老说过他们种植灵植成功一事,于是抬手示意等一下,接着道:“华长老,可去看过元素长老的伤了?”

    “看过来,需要生机断续膏,只是这膏方…”

    陶桃没说话,从衣袖里摸出一张纸递给华清,又让知琴带云长老去膳房,然后才让陶一带着徐清林父子俩去休息。

    随着陶桃的安排,人一个一个的忙去了,只留下环儿和知绣徐婉莹,陶桃看着徐婉莹说:“人回来了,现在该做啥了?”

    徐婉莹瞬间醒来,立马说:“这就去,我这就去事务厅。”

    说着立即朝着事务厅奔去,留下陶桃喃喃自语:“我说什么了吗?她怎么跑这么快?”

    环儿心道:你是没说什么,可是比说了什么还让人害怕。

    陶桃幽幽的看了一眼环儿,挥挥手让知绣去寻知书知画,让她们教导无名几个,然后就跟着环儿去了百花谷。

    拿着陶桃给的那张纸匆忙到炼药室的华清,打开手里的纸,想看看丫头给了自己什么东西,还让自己到了炼药室才打开。

    这刚打开见到里面的字时,瞬间愣在了原地。

    追赶而来的孔乙,见到华清不动,好奇的上前来一看,然后,他也愣住了。

    两人心道:我了个槽!这竟然是膏方,还是生机断续膏的膏方!

    这太吓人了有没有,能不能让老头子心里有个准备啊?

    这膏方的出现,简直就是惊吓多于惊喜,吓得老头子的那个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华清还寻思着是不是要炼制一些护心丹,不然他担心哪一天被那个丫头给吓得直接魂游神仙岛。

    敛了敛心神,华清看着孔乙:“阿乙,你说这膏方…”

    “阿清,别问,不管是什么出处,小丫头能够拿出来给我们,不仅仅是要你炼制好了救治元素,而是要让我们知道,她真的能找到我们以为已经失传的东西。”

    “阿乙,这丫头对我们这么信任,如此珍贵的膏方她直接就给了,唉…”

    “阿清,别叹气了,好好帮丫头做事吧,赶紧的,小丫头还等着你的生机断续膏呢。”

    两人说着然后准备着需要的药草,幸好他们出来时,把神医谷的药草带了一部分,这时候正好派上用场。

    华清祭出神木王鼎,点火,放草药……

    这边华清在炼药室炼制着生机断续膏,到了膳房,知琴带着云长老来到了药膳房,推开门,里面厨房用具一应俱全,另一侧有个空的架子,知琴手一扬,空空如也的架子顿时满目琳琅。

    放好灵米,灵蔬和灵果还有一些药草,知琴看着云长老说:“云长老,看看这些可行?若是需要灵鸡,知琴再去和小姐说。”

    云晖膛目的询问:“别告诉老头子,这些是你们自己种植的?”

    “是我们自己种植的啊,就在灵山种的,来桃花岛种植的还没成熟,只能用之前收获的。”

    “我去!知琴,你们在桃花岛上也种了?”

    “种了啊。”

    “种在哪里了?我怎么没见到啊?”

    知琴有些疑惑,再次开口:“百花谷那边有个灵植园。云长老,今日的灵植药膳需要用灵鸡吗?”

    “百花谷,灵植园…今天不需要,这些我都收着,缺了再找你。”

    “云长老做主就是,无事,知琴告退了。”

    “无事无事,我一个人就行,你忙去吧。”

    不管是华清和孔乙的反应,还是云晖的表情,陶桃都不知道,她现在最关心的就是灵植。

    “环儿,在这里种植的一级灵植,如今怎样了!”

    “小姐,长势都不错,这里灵气很浓郁,这样下去等到收获的时候,种植灵植那些普通田地有很大的可能成为灵田。”

    陶桃没有忘记那个叫徐烷俊的少年说的那些人不会让她娘亲活着一事,一脸凝重的看着环儿说:“辛苦了。环儿,我有点事儿还得出去一趟,岛上的事儿你看着点。”

    “小姐,你这刚回来走完出去?要不环儿帮你走一趟吧,你在岛上好好休息一下。”

    这事儿陶桃不想让人插手,她想自己来,于是摇摇头道:“没事,过年前定能回来。”

    见陶桃去意已决,环儿直觉小姐是不想他人插手,轻声询问:“小姐何时启程?”

    “即刻启程。辛苦环儿看着点?”

    在环儿点头应下的时候,陶桃腾空,踏空而去…

    出岛的陶桃落在陶家村附近,然后疾步匆匆进了家门,让正在做晚饭的刘氏和徐氏两妯娌吓了一跳,两人快速拉过陶桃问:“桃丫头,发生什么事了?”

    “闺女,咋了?”

    不怪两人为何这么问,而是陶桃出现的时候眼里噙满了泪水,那种要哭却又强忍着的不哭的样子吓到了。

    “大伯娘,娘,我爹呢?”

    刘氏闻言有些担心,前些日子,家里让她留在家里帮着做家务,说不管发生什么都不要让徐氏独自出门,若是有陌生人出现,两人尽快藏好,如今陶桃那样子定然是出事了。

    刘氏看着弟妹和侄女叮嘱:“你爹你爷他们快回来了,可是出事了?大伯娘立马去给你找他们,你和你娘好好在家,别出门。”

    徐氏见到闺女的模样,急切道:“闺女,咋了?出啥事儿了?”

    “娘,你把事儿给我爹说了?”

    “是的。你爹和你奶他们不让我出门,说是外面不安全。闺女,是不是发生了啥事?和娘有关是吗?”

    “娘…”

    “铁柱,关门。”

    “爹,我明白。”

    “爷爷,大伯,奶,大伯娘”

    陶李氏看着孙女陶桃眼里有些担心:“桃丫头怎么回来了?”

    “奶,您不想我?”

    “傻了吧唧的。这几天村里来了几个陌生人,奶不是担心嘛”

    陶桃瞪大了眼睛看着家人:“什么?陌生人?”

    “是的。丫头,可是出了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