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薪火游戏 > 085 复生
    甄志丙的尸体被抬走,屋子里的凝重气氛难貌似稍微减轻了些。

    之前虽然没人说,只有金胖子偶尔嘀嘀咕咕,可一具死尸摆在这里,多多少少会不太自在。

    戈柔似乎已经从丧父之痛中走出来,主动提出,要分担责任,和大家一起值夜。

    见她态度坚决,其余人也只能答应下来。

    本来最理想的情况,是安排沈露和她做伴,可考虑到两个女性不太安全,根据抽签,结果金胖子和戈柔抽到了一起。

    金胖子内心暗喜,心底那抹原本已经快要消失的旖念不由自主再度死灰复燃。

    如此年轻的俏寡妇啊,谁不爱?

    晚来风急。

    因为天气的原因,今夜比前几个晚上还更加冷一些。

    风吹的门窗不断作响。

    好在因为是徒步旅行,所以“游戏装备”涵盖了帐篷被褥这些过夜用具,虽然屋子里空间有限,帐篷用不上,但被褥可以用来御寒。

    床留给了两个女性,叶辛坐靠在墙边,和周立科共用一张单被。

    或许是因为思考作品情节太过费脑力,这位小说家此时已经睡着,头甚至靠到了叶辛的肩膀上,发出若有若无细微鼾声。

    叶辛没有睡意,睁着眼睛,却目无焦距,显然心思并不在这里。

    他回想着之前通关的梅兰山副本,下意识与这次游戏做着比较。

    两者似乎并没有任何类同的地方。

    梅兰山副本的最大特征,就是明确告诉你,鬼杀人,是有限制的。

    只有中了梅兰山诅咒的人,才会成为厉鬼的目标。

    而这场游戏,却没有这些。

    难道说,经历了新手副本后,难度真的几何倍暴增,鬼可以肆无忌惮的杀人?

    假如真是这样,那作为玩家,岂不是必死无疑?

    薪火游戏的诞生,号称是为了保护人类文明火种,而不是为了灭绝人类。

    所以说,游戏里的厉鬼,并不是无所不能,多多少少会有些限制,只不过可能没有新手本提示得那么明显,需要玩家自己去挖掘。

    这应该也是为什么,那个厉鬼要伪装成周立科的模样,而不是直接动手了。

    只是……

    这次的限制,究竟是什么?

    ————

    夜深人静。

    堂屋。

    戈柔坐在椅子上,神情恍惚,难掩憔悴。

    金胖子瞥见其他人几乎都睡着,故作关心,凑到戈柔旁边。

    “戈小姐,你还好吧?”

    戈柔勉强笑了笑,摇了摇头,没说话。

    她本来就对这个贼眉鼠目的胖子没什么好观感,丈夫甄志丙之前还与对方起过争执。

    现在丈夫遇害,她更加没有和这胖子说话的心情。

    金胖子很不识趣,涎着脸,拉开椅子,在戈柔身边坐下,摆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模样,

    “戈小姐,死者已矣,人还是得向前看,你还这么年轻,以后还有很长一段日子,千万不要伤心过度啊。”

    见这胖子一直直勾勾盯着自己,戈柔心里有点不豫,忍不住微微蹙眉,只不过对方一片好心,她也不好恶语相向。

    “谢谢。”

    只要是正常人应该都听得出她语气里的敷衍,可金胖子似乎听不出来,贼溜溜的小眼睛顺着戈柔白腻的脸颊逐渐下移。

    “戈小姐,不知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通过他还知道《背影》,就了解这胖子应该是受过义务教育的,可文化水平肯定也不高,不然就算心怀不轨,肯定也不会如此直白。

    趁虚而入,也得循序渐进,还没说一两句话就暴露狼子野心,这也太毛躁了些。

    见这胖子一直盯着自己的胸,戈柔眉头皱紧,脸色不禁冷了下来。

    “金先生,我是有夫之妇,希望你对我放尊重些。”

    眼睛恨不得贴上去的金胖子回神,知道自己太过暴露,连忙抬起视线,试图补救道:“戈小姐,你不要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说实话,我对戈小姐是一见倾心……”

    骨子里的卑劣不是文绉绉扯几句话就能弥补的。

    戈柔更觉得恶心,猛然拍了一下桌子。

    “姓金的,我丈夫刚刚去世,你还是个人吗?你就不怕被他听见,来找你麻烦?”

    金胖子心神一凛,下意识低头看向之前尸体放置的位置,看到空无一物后,才想起来尸体已经被抬走了。

    他讪讪一笑,重新抬起头。

    “戈小姐,你何必生气?人死不能复生,你丈夫已经死了,作为女人,你总该考虑考虑自己下半辈子吧?”

    说着,他实在是忍不住,居然伸手朝戈柔的手抓去。

    “戈小姐,我对你是真心的。”

    戈柔怒不可遏,当即站起身,避开了伸过来的魔爪,面罩寒霜,正要怒斥金胖子,可这个时候,屋外的风忽然大了起来,吹的门不断颤动。

    “柔儿……”

    一道温柔的呼唤从门外传来。

    戈柔一愣,满脸怒意瞬间凝固,不可置信的缓缓扭头。

    并不是幻听。

    因为金胖子显然也听到了,这个色令智昏的胖子双眼圆瞪,浑身僵硬的看向门口。

    “呼……”

    门像是被风吹开。

    浓稠的黑暗中,一道阴影跨了进来。

    金胖子心跳骤停,毛骨悚然,一张肥脸上充满惊骇,血色迅速褪去,被吓得定在了那里。

    “老公?”

    戈柔恍惚。

    的确。

    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前天死去的甄志丙,脖子被拧断的他此时不仅完好无损,并且还面带笑容。

    “我听到你刚刚叫我,是有人欺负你了吗?”

    甄志丙边说,边朝二人走来。

    金胖子手足冰凉,明明想大声惊叫,可不知为何,他喉咙像被什么东西死死堵住,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只能眼睁睁的目睹一个“死人”渐渐朝自己逼近。

    戈柔下意识向前一步,可忽然间又停了下来,看着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眼中的迷茫逐渐被恐惧取代。

    “不,你不是我老公。”

    她摇头,收回脚,惨白着脸,开始后退。

    “柔儿,你不是很想我吗?我来了,你怎么不开心?”

    甄志丙脸上流露伤感。

    “不可能,甄志丙已经死了!他死了!你是谁?你到底是谁?!”

    金胖子终于不再呆坐,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大声吼叫,以此掩饰内心极端的恐惧。

    黯然神伤的甄志丙浑然扭头,盯向对他发出质问的金胖子,眼中闪过一抹邪异的神采。

    “我是谁?我是谁……”

    他自言自语,似乎也感到困惑,与此同时,迈步走向金胖子。

    他速度不快,金胖子也想跑,可奈何双脚发软,根本挪不动步,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走到面前,然后被捏住脖子,提了起来。

    “救、救……”

    金胖子脸迅速涨红,双腿凌空扑腾,因为窒息,根本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

    “我是谁……”

    甄志丙不断呢喃,瞳孔变得一片漆黑,左手抬起,猛然前插。

    “噗嗤!”

    一颗还在砰砰跳动的东西,被活生生掏出。

    金胖子闷哼一声,眼珠几乎要瞪出来。

    他竟然,看到了自己的心脏!!!

    一旁,目睹一切的戈柔抖如筛糠,被吓得魂飞魄散。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