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玄幻奇幻 > 武帝归来 > 第601章 黑白无常
    “桀桀……”一阵难听的怪笑声后,对方道:“吴白,既然你答对了。那我给你一个提示,我们是鬼不是人。”

    吴白:“……”

    是鬼不是人?

    吴白没明白,对方这是在故弄玄虚?

    他下意识地看向牧九州。

    牧九州还在思考刚才的问题,青蛙爬出井为什么是三天?根本没注意到吴白的眼神。

    吴白无奈地放弃了。

    对面一阵鬼笑:“吴白,看来给你多少提示都没用,你根本猜不出我们的身份。”

    “不跟你玩了,再见!”

    这次,不等吴白开口,对方干净利索地挂断了通话。

    吴白心急如焚,一路风驰电掣朝着凤凰山赶去。

    “为什么是三天?”

    旁边,牧九州问道。

    吴白微微一怔,随即瞥了他一眼,“自己想。”

    另一边,林淡妆的白色奥迪车就停在路边。

    这里离凤凰山已经不远了,荒无人烟,道路两旁都是高山密林。

    林淡妆昏迷不醒。

    车外,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小声商谈着。

    这两人的打扮很奇怪,一个身穿白衣,脸色惨白如鬼,手持一根哭丧棒。

    一个身穿黑衣,皮肤黝黑如碳,手持大幡。

    而且,两人头上都带着高帽子,一个上面写的是“你也来了”,另一个上面写的是“正在捉你”。

    这种形象,龙国人都认识……黑白无常。

    光是两人这幅打扮,大白天就能吓死一群人。

    这两人站在车边嘀咕了几句,然后将车上的林淡妆带下来,朝着旁边的密林走去。

    密林边上,有两个小土包。

    只见黑无常抬脚狠狠地跺在地面,砰的一声,泥土如浪般涌动。

    那两个小土包被震裂,竟然露出两具棺材。

    两人打开其中一具棺材,将林淡妆丢了进去,然后盖上,以土掩埋。

    随即,两人躲进了另外一具棺材,抬手一震,裂开的小土包又合上了。

    这里可不止这两个小土包,而是有很多。

    虽说现在火葬居多,但一个思想古板的老人,还是喜欢土葬,所以这里几乎成了乱葬岗。

    若不仔细看,没人能发现这里多出了两座坟。

    吴白驾车,一路风驰电掣。

    终于,看到了林淡妆停在路边的车。

    “嘎吱!”

    吴白狠狠地踩下刹车,轮胎在地面留下几道深深的黑色印记。

    车门推开,吴白和牧九州下车冲到林淡妆的车前。

    可车里哪还有林淡妆的身影?

    “淡妆,淡妆……”

    吴白疯了似的大声呼喊。

    “分开找。”

    吴白和牧九州分开搜寻。

    可两人搜寻了半天,没找到一点线索。

    牧九州沉声道:“看来对方已经逃走了。”

    吴白脸色阴沉,难看,自责道:“我错了,我不该利用淡妆,想着将他们钓出来。”

    “这不怪你,是对方太狡猾了。”

    “轰轰……”

    怒极之下的吴白,一连几拳,将地面轰出几个大坑来发泄心里的愤怒。

    “我不管你们是谁?上天入地我也会将你们找出来,挫骨扬灰。”

    吴白昂首怒吼。

    随即,拿出手机,拨了几个号码出去,下达的命令都一样,那就是把晋江市翻个底朝天,也要把人找出来。

    吴白暴跳如雷,无能狂怒。

    过了一会,才逐渐冷静下来。

    “走,先回去再商量对策。”

    吴白上了林淡妆的车。

    牧九州上了来时开的那辆车。

    吴白启动车子,一脚油门冲了出去。

    只是临走前,他透过车窗,看向密林边上那些小土包,可终归是没猜到,林淡妆就埋在那些小土包其中一个里面。

    一个小时后,整个晋江市乱了起来,梁远的手下,林家的保镖,都被撒出去找人了。

    而林家的人在干啥呢?

    吃火锅。

    一家子人围着火锅吃得正香。

    “我跟你们说,这个天气吃火锅最舒服了。”

    林擎一边说,一边指指旁边的毛肚,“小混子,把那个给我递过来。”

    林祥荣抬手就给他后脑勺上来了一巴掌,“混账,你妹妹都被抓走了,你还有心情吃火锅?没心没肺的玩意……把羊肉给我递过来。”

    林擎:“……”

    行吧,你是老子,你说啥是啥。

    等他以后有了孩子,三天一大打,两天一小打,也天天打着玩。

    林擎贱兮兮地说道:“没关系,回头我给吴白介绍几个更好的。”

    唐宝儿脸色一僵,没好气的说道:“吃你的饭吧,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

    随即,满脸担心,看向旁边的牧九州,“她不会有事吧?”

    牧九州端起杯子跟林祥荣碰了一下,一饮而尽,淡漠道:“放心,谁出事她都不会出事的。”

    “剑尊前辈说得对,我妹可是智商超过两百的天才,我从小就活在她的阴影里。”林擎不甘寂寞地插嘴。

    结果,得到好几个白眼。

    ……

    ……

    夜幕降临!

    空中又开始洋洋洒洒地飘起了雪花。

    一辆黑色商务车驶向凤凰山。

    最终,在吴白发现林淡妆车的地方靠边停了下来。

    车子熄火。

    随即,车上下来五个人。

    为首一人,浑身都笼罩在宽大的黑袍里,只露出半张脸,从下巴上花白的胡须可以看出他年纪不小了。

    其余四个人,都是中年模样。

    无一例外,这五个人都很强,身上流淌着若有若无的气势,压迫感十足,落下的雪花还没近身,就被几人身上无形的气息弹开。

    其中一个中年人,嘴里突然间发出一种类似夜鸟的叫声。

    几人等了片刻。

    “轰!”

    突然,密林边上的一个小土包直接炸开,泥土崩飞,气浪翻滚,搅得漫天雪花狂舞。

    一具黑红色的棺椁从炸开的小土包飞了出来,咚的一声,立在地上,将地面都砸裂了。

    随即,又是砰的一声,厚重的棺材盖倒下。

    黑白无常从棺材里走了出来。

    棺材不大,两人无法平躺,所以白无常是躺在黑无常身上的。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来,两人鬼打扮,夜晚看上去更吓人。

    “桀桀……诸位还真是准时呢。”

    黑无常怪声怪调地说道。

    暗魔殿,为首的老者缓缓道:“人呢?”

    白无常发出一阵难听的笑声,“尾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