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都市言情 > 团宠后老祖宗马甲狂掉 > 第311章 来自大哥的信任和支持
    脚步声混杂,听起来至少三人。

    秦彦西眯着眼睛,偏头一看,居然走进来四人。

    除了师妹白嫣然、大哥、六弟以外,云灵的同学也在其中。

    这名同学他见过不少次了,和云灵关系很不错。

    不过,秦彦西眼里还是闪过一丝诧异,猜不透这位同学来这里的目的。

    云灵很自然地推开面前的男人,大步朝秦彦月走去:“六哥,麻烦你先去餐厅盯着傅敏之,我跟她一起回来的,全程监视她,尤其是她随身携带的包。”

    她的声音压低,说着悄悄话。

    秦彦月瞬间就明白怎么一回事了。

    难不成,傅敏之是刮伤俞敏敏的凶手?

    “放心,我的盯人技术一绝。”说毕,他抬步便走,朝餐厅走去。

    看着云灵跟六弟神神秘秘的,秦彦西已经预感到整件事不简单了。

    他的目光转到俞敏敏身上,聪明如他,已经猜到事情肯定跟这位同学有关。

    “嫣然,带这位同学一起来餐厅用餐吧。”

    他淡淡道,洞悉一切,但又讳莫如深,让人看不透。

    白嫣然点点头,拉起俞敏敏的手,正想朝餐厅而去,被云灵拦住了。

    “白老师,你跟敏敏等会再进去。”

    她眨了眨眼。

    白嫣然有些莫名,但没反对。

    云灵伫立在原地不动,直到看到秦卫国和江素芬下楼,朝餐厅走去,她便给秦彦西使眼色:“走吧?”

    “大哥,你晚餐没怎么吃吧?一起再吃点?”

    秦彦东正打算回房间,被云灵喊住了。

    他想了想,一家人吃饭挺温馨的,不如就一起吧。

    -

    餐厅里,秦彦月像看犯人一般看着傅敏之。

    傅敏之端端正正地坐着,尴尬地捧着茶杯,装模作样地喝茶。

    偶尔她悄悄一瞥秦彦月,会很不自在地挪一挪位置。

    最后,氛围实在太古怪,让她受不了了,于是主动找话题:“你大哥他回来了没?他知道三少……三弟请我过来一起吃晚餐这事么?”

    秦彦月有个特点:话少、存在感低。

    尤其是对自己不想搭理的人,他可以完全做到把对方当空气。

    傅敏之尴尬极了。

    她能感受到秦彦月的疏离和冷漠。

    “我去外面看看……”

    说毕,她起身想走。

    就在这时,餐厅大门被佣人推开,秦卫国和江素芬走了进来。

    看到傅敏之,二老都有些诧异。

    “敏之?”

    “伯父好、伯母好。”傅敏之赶紧打招呼。

    秦卫国满眼欢喜,正要唠几句。

    后面,秦彦西、云灵和秦彦东陆陆续续走了进来。

    当秦彦东看到傅敏之居然在,很诧异:“敏之,你不是说先回家吗?”

    “是啊,三弟他忽然喊我过来吃饭,说要亲自下厨……”傅敏之解释道。

    话还没说完,便被秦卫国爽朗的笑声打断:“敏之,你开玩笑呢,彦西长这么大,我还从没见他亲自下厨过。”

    他的意思很明显,怎么可能因为你而下厨?

    傅敏之尴尬地看向秦彦西。

    秦彦西一脸冷酷,扬起眉头反问,表情十分的阴鹜:“我有说过为你下厨?”

    “你……”傅敏之结巴了。

    秦彦东感受着三弟给傅敏之的压迫感,他拽了拽对方:“三弟,好歹给人女孩留个面子。”

    “不用留面子,她脸上的伪装多着呢!面具很多,哪里怕丢面子?”云灵轻笑了一声,打断秦彦东。

    她往前站了站,声音里裹着冰碴子一般冷:“是我把傅小姐骗来这里的。”

    “???”一群人目瞪口呆。

    什么情况?

    云灵不紧不慢,看向秦卫国:“秦叔叔,您打算撮合大哥和傅敏之吧?准确来说,您心中已经定了未来大儿媳的人选,就是傅敏之吧?”

    这两个问题让秦卫国有些懵,不过他没否认:“是,我有这个意思。我和老傅是好兄弟,彼此的子女联姻,算是亲上加亲。”

    “秦叔叔,我知道您是好意,但是您被傅敏之骗了!她的知书达理、善良,全都是伪装出来的!”

    “这话怎么说?”秦卫国拧着眉头,虚心请教。

    云灵瞥了眼傅敏之,哼了哼:“她心思歹毒,用利器割破我同学的后背,留了一条长长的口子,现在还不确定伤口会不会留疤。”

    “云少,你胡说!”傅敏之闻言,当场就炸毛了。

    这时她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原来云灵早就怀疑到她头上了?

    把她骗到秦家来,不会是要当场拆穿她吧?

    好歹毒!心思好深!

    傅敏之急了,手下意识地摸到自己的包包上。

    此时此刻,她就像个被孤立的人。

    眼神慌张地逡巡了一番,最后落在秦彦东身上:“彦东,我不是他说的那种人,跳舞的时候你也在,那么黑的环境,我怎么动手?”

    秦彦东紧蹙着眉,没有立即表态。

    虽然他跟云灵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是从几个弟弟的口中,却知道许多关于她的事迹。

    他相信,云灵不是无理取闹的人。

    “敏之,如果不是你做的,谁都愿望不了你。如果真是你做的,你狡辩也没有用。听云弟继续说下去。”

    他把傅敏之的手甩开。

    傅敏之傻眼了。

    秦彦东不是挺喜欢她吗?现在怎么不护着她呢?

    “伯父,你听我解释,我真的不是云弟口中说的那样。”

    她改了称呼,喊云灵弟弟了。

    这样显得她不计较,即便被云灵误会,都不会怪她,还是把她当家人。

    云灵见多了这种伪善的面孔,她冷静地看着傅敏之演,拍了拍手:“好演技。”

    “我直说吧,能把敏敏后背割的那么整齐,绝对是一名医生、或者是屠夫。我让经理调查了当时宾客的职业,除了傅敏之你以及大哥,没有其他人符合这个条件。”

    “是么?没想到云弟还懂伤口检验?可无论你怎么说,我都只能说抱歉,我真的不知情,与我无关。”傅敏之强挤出笑容。

    “口说无凭,证据就在你身上,你如果身正不怕影子斜,就把包包和口袋里的东西掏出了,那给我们看一看。”云灵语气很淡。

    “你也可以拒绝,毕竟我无权搜你的身,不过嘛,我会考虑用其他办法,比如,报警。”

    最后两个字,云灵说的很轻,可威慑力十足。

    足够到让傅敏之双腿发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