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女频频道 > 替身拒绝转正 > 【番外三】少奶奶的梦想
    1

    白谦易出生在一个书香世家里,有一对注重教育的教授父母。当别人还在学走路时,他已经开始学英语了。

    从五岁提前进入小学开始,一直到高中毕业,他每天才艺课、外语课,以及各式各样的家教课不断,一周七天,没有假日。

    进入国外大学后,他从大一开始实习。尽管课业与实习任务繁重,他仍不忘到各地做志工,同时自学国内法律,增进自己的能力。

    三年大学毕业,读研,拿到硕士学位后,考律师资格,再是进入律所开始工作……

    他从出生开始跑马拉松,一路马不停蹄,跑得比别人还快,跑得比别人还远。

    但每个人一辈子能走的路都有额度,他走得太快,一下子超前把这辈子的路走完了。

    他走不动了,接下来的日子,他只想躺着过活。

    2

    因此白谦易想当一个少奶奶。

    他想要一个多金的霸总爱上他,给他花不完的钱,他什么事都不需要做,只需要每天喝咖啡、护肤、看展、听音乐,等老公回家后,和老公谈恋爱。

    起初他把这个愿望寄托在好友刑云身上,但没多久便发现了刑云心有所属。他的希望破灭,只好继续回去当社畜。

    他原以为自己该认命了,没想到工作强度一高,他竟然住院去了。

    他的父母住在其他地方,同学、同事们也个个忙得要死,住院的事情只能自己处理。

    一个人在医院里,他想过打电话给刑云和薛赢双诉苦,可是他知道他们两个也很忙。

    人在生病的时候格外脆弱,这一病,他下定决心回国。

    当不了优雅的少奶奶就算了,当条优雅的咸鱼他也甘心。

    他累了。

    3

    白谦易住在刑云家里,过上了咸鱼般的日子。

    他每天晨起的第一件事便是坐在窗边,在晨光之中冥想,再以一顿丰盛的早餐正式开始一天。

    早晨是一天精力最充沛的时候,他从不浪费一分一秒,总是坐在落地窗前读书。偶尔读书累了,他便读读散文,念念诗,以文学转换心情。

    中午用过饭之后,他会回屋稍作休息。

    下午,他习惯在外头走走,看看展览,逛逛书店,感受人间烟火。而不想出门的日子,他便在家里的阳台上做瑜珈。

    晚餐他通常只吃一点水果,让肠胃好好休息。而夜晚,他则习惯与朋友们聊聊天,或是一起看点电影,喝点酒,培养彼此感情。

    晚上十点,洗澡护肤。

    晚上十一点,准时就寝,结束一天。

    不用上班的日子,白谦易活得充实而优雅。他的生命终于回到了正轨,他活出了自己梦想中的样子,每一天都能感觉到自己的成长。

    4

    当然这样的日子只维持了七天。第八天,日子开始变调了。

    刑云和薛赢双每天一大早就出门,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就留他一个人在家里。

    虽然刑云和薛赢双没让他做家务,可他没这么厚脸皮,两人一出门,他就像个家养小精灵一样开始打扫,把家里整理个遍。

    打扫完了,他也累了,躺在沙发上开始看漫画。

    早上薛赢双会帮他多准备一份早餐当午饭,吃完午饭,他便睡他个两小时午觉,睡饱了继续看漫画,漫画看腻了就看看视频转换心情。

    傍晚,他通常会意识到自己这一天又白费了,赶紧起来读书。

    翻没几页,刑云和薛赢双陆续回家了,三个人挤在厨房里热热闹闹地做晚饭,一起吃得肚子饱饱的。

    吃完饭后大家一起看点节目,八点,薛赢双雷打不动地学习去了,刑云通常也会在此时开始加班。

    眼见两人又开始奋斗了,白谦易便也会进屋里学习。但学习没一会,他就累了,开始玩游戏看小说,一直玩到大半夜才肯睡。

    日子一天比一天咸鱼,当初和马佩鸾说好的“准备司考”“工作”都被他扔到一边去了。

    毕竟好不容易辞职了,他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啊!

    每天躺平好快乐!

    5

    咸鱼的日子很快乐,唯一不快乐的,就是他觉得自己是个电灯泡。

    晚上,三个人凑在一起随意看点电视剧。中途薛赢双说要切点水果,刑云跟在薛赢双屁股后进厨房去了。

    白谦易一个人留在客厅里,心想刑云越来越狗了,薛赢双到哪,他就跟到哪,实在太粘人了。

    十分钟后,两人还没回来。

    见两人去了这么久,白谦易以为水果太多,赶紧想到厨房去帮忙。

    然而他一脚才踏进厨房,便见西瓜已经切好放在桌上了,而刑云和薛赢双两人站在那拥吻着。

    平常刑云和薛赢双除了黏糊糊地到处贴贴之外,没有在他面前干过亲密举动,他心里还想过这两人怎么这么清纯。

    如今目睹两人接吻,他一下倒退三步,就怕误了别人好事。

    “你偷吃西瓜是不是,咋甜甜的?”

    “甜就再亲下。”

    厨房里传来两人的轻声对话,白谦易耳朵都红了,蹑手蹑脚地溜回客厅去。

    又一会,两人出来了。他两人出来时面色如常,但白谦易满脑子却还是刚才的画面。

    原来人家也是会亲密的,就是没当着他的面。

    自己一直赖在这,别人很难谈恋爱吧,他可真是一个碍事的电灯泡……白谦易内心长吁短叹,又哀愁又自责。

    同时,还有点隐隐地羡慕。

    他也好想谈恋爱啊。

    6

    假日,刑云和薛赢双终于不用上班上学了。情侣好不容易能待在一起,白谦易知道自己得给别人一点心理与生理交流的空间,便找了个借口溜出去。

    上哪去呢?周边的展览他已经看遍了,再远的地方他也没动力去。

    白谦易走了走,最后来到了刑云公司楼下。

    虽然只是瞎做梦,但白谦易还是有点追求的。

    他想当的是少奶奶,而不是夫人,自然希望对象年纪不能大他太多。大他个五岁以内正好,他喜欢有哥哥的感觉。

    六到十岁还可以接受,十岁以上就得考虑考虑了。

    而这栋写字楼听说是个湾仔码头,里头的老板都是和刑云一样的年轻高帅富,怕是他未来的老公就在里头了。

    此时正是周末,这种时候还在公司里工作的,应该是特别勤奋特别壕的了,白谦易想想就兴奋。

    7

    白谦易打算在附近的咖啡店里坐上个一整天,但踏进店的前一刻,忽然觉得自己该买几本诗集,否则高帅富出现时,一眼看到他在玩手机可就不好了。

    白谦易转身,走进咖啡店旁的书店。

    一走进书店,白谦易开始幻想自己拿不到书,高富帅出手相救的画面。

    好像这也不错。

    他想得美滋滋,回头想起自己将近一米八,想拿什么都拿得到时,幻想破灭了。

    他走到与艺术电影有关的区域,一眼看中了某本书,那本书谈的是他最喜欢的一部电影。

    他伸手要拿,伸手的同时,另一只手也伸向了那本书,两人的手碰在一起。

    白谦易心跳加快,准备回头时,与一个西装笔挺的高富帅来个一见锺情。

    结果回头时,是一个年轻男生。

    “抱歉。”那男生忙收回手,又朝白谦易一点头,低头走了。

    那男生走后,白谦易的手还伸在那,心跳比刚才更快了些。

    莫非……

    8

    白谦易拿下那本书,偷偷摸摸地寻找那人的身影。刚才他太紧张了,一下没看清那人的长相。

    应该很帅吧?很帅对吧?

    白谦易不敢太明目张胆,在书店里绕了几圈后,才用书遮着脸,远远地望向那人。

    一看,他的心脏瞬间不跳了。

    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头发剪得短短的,戴了个黑框眼镜,大约大学年纪,穿着一件挺旧的T恤,个子目测比刑云还要高上一点,裤腿不够长,露出了半截小腿。

    远远望去是不丑,就是皮肤比较黑。但白谦易喜欢那种西装笔挺的大帅哥,而且这学生年纪比他小,谁当哥哥啊,算了。

    白谦易每天在微博上都能对十来个不同帅哥维持三分钟的心动,因此他把这件事定义为日常里无关紧要的小悸动,随即放下了。

    9

    不过最后他还是朝那学生走去了,因为他看到那学生站在英语学习书的那一区,一下白老师的职业病就犯了。

    “考研吗?”白谦易推销健身卡的人似的凑了过去。

    那学生低头看他,木讷地点点头。

    “你手上的那本不好用。”白谦易在书架上看了圈,“写得不太清楚。”

    白谦易当初教薛赢双时了解过各种英语教材,还亲自去书店把书一本一本翻过。

    “英语程度怎么样?”

    “不是很好……”

    对方报了个四六级分数,确实不怎么样。白谦易又问了他学习劣势,几番思索,最后给他挑了本。

    “这本不错,你考虑看看。”白谦易推销完毕,朝对方点点头,潇洒地走了。

    “等等!”那学生忽然上前一步,喊住了白谦易。

    10

    那学生名叫骆凡,是A大土木工程专业的学生。他正准备考研,但英语是他的弱科。他看白谦易对教材熟悉,便想向白谦易请教英语学习方法。

    白谦易闲着没事干,自然是答应,便和骆凡一起到附近的咖啡店去了。

    最近薛赢双沉迷写代码和学政治,每天只读半小时英语,没什么白谦易发挥的余地。如今一个学生送上门他不只不觉得麻烦,还觉得挺有趣。

    因为闲,白谦易讲得特别仔细,还让骆凡做了一些题,检验骆凡的能力,再针对他的问题提建议。

    这一讲,天都黑了。

    白谦易心道刑云和薛赢双应该在家交流得差不多了,他该回家蹭饭了,便朝骆凡道别。

    骆凡不住朝他道谢,还送了他一段路。

    “对了。”白谦易想起什么,“过两天有空吗?我整理一些资料,下次拿给你。”

    骆凡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

    11

    白谦易这一教持续了好一阵子。

    他和骆凡一来一往,也渐渐熟悉了。他也才知道,骆凡家境不好,从大一开始,每逢寒暑假便会下工地实习。那天两人遇见,正巧是工地放假,骆凡出来找考研资料。

    白谦易也才明白,骆凡皮肤黑,手又粗,全都是在工地里磨出来的。

    白谦易没在□□上吃过苦头,对骆凡这样的孩子特别心疼,也就教得格外认真。

    而骆凡虽然话不多,不似薛赢双一般对待老师满口甜言蜜语,却听话乖巧。他那种认真看着你的样子,大大满足了白谦易。

    白谦易准备教材之余,自己也多少读了点书,很快读书的感觉又回来了,生活也正常了许多。

    对白谦易来说这是件天大的好事,因此骆凡想付家教费给白谦易,白谦易说什么也不收,搞得骆凡很不好意思。

    12

    八月,骆凡的实习告一段落,专心备考。

    某天白谦易见他状态不太对,一摸他额头,才发现他发烧了。

    白谦易眉头一皱:“你别学了,回去休息。”

    骆凡乖乖点头:“对不起。”

    白谦易见他走路摇摇晃晃,又忍不住问:“宿舍里有人照顾你?你上回是不是说过室友都回家了?”

    骆凡道:“我躺一天就好,以前都这样的。”

    白谦易二话不说,把骆凡带回家去。

    骆凡一到床上,几乎是立刻昏睡过去,白谦易给他量了体温,发现他发烧得厉害。

    这要是不带回来,病死在宿舍都没人发现了。

    真是个让人不省心的小朋友,白谦易心道。

    13

    那天刑云一回到家,就见白谦易表现得不太自然。

    刑云一挑眉:“你又作什么妖了?”

    白谦易差点就要跪下来了:“对不起!我带了一个人回家!”

    刑云:“哦?”

    白谦易急道:“我会自己照顾!不会麻烦你们!”

    刑云:“别整的一副偷抱小狗回家养的小孩一样!”

    14

    最后刑云和薛赢双一起去围观这个新来的小弟,薛赢双还给骆凡熬了粥。

    白谦易一下给骆凡喂水,一下给骆凡喂粥,手忙脚乱地照顾骆凡。

    好不容易夜里骆凡的体温降下来了,白谦易走出房间,便听到外头刑云和薛赢双在拌嘴。

    刑云:“你给别人熬粥。”

    薛赢双:“明明先给你留了一碗才给的小骆。”

    刑云:“呵。”

    薛赢双:“你好醋啊小刑。”

    刑云:“是,我就醋,不像你厉害,从来不吃醋。”

    薛赢双:“我现在把他抬出去你看怎么样?”

    刑云:“不用了,我自己出去,从今以后我就是流浪狗。”

    白谦易听着那幼儿园对话,既无语又羡慕。他也好想要有个人和他一起说些幼稚的话啊……

    15

    骆凡康复后,白谦易搬出了刑云家。

    搬出去一来是因为他在刑云家待得够久了,也该回家面对现实了,二来是因为他听骆凡说宿舍里没有空调,觉得这对孩子学习不好,反正他家空着也空着,便干脆让骆凡暑假时搬进去。

    骆凡还是学生,白谦易不收骆凡的房租和生活费,只要骆凡帮忙做点家事就好。

    只是他这人比较谨慎,家里多了一张嘴吃饭,烧的全是存款,他想了想,干脆找了个工作,重新当社畜。

    当初白谦易打着当不成少奶奶,就当条咸鱼的心态回国的。

    他万万没想到,这才不到两个月,他既没当成少奶奶,又没当成咸鱼,没找到对象也就罢了,竟然还开始上班了。

    但白谦易更没想到的是,这日子竟然过得还挺有滋有味的。

    16

    白谦易的要求不高,只要有固定的收入,又不太忙就好。

    他虽然法考还没过,但凭着那漂亮的履历,还真一下就找到了一个符合他需求的工作。

    新工作强度不高,和先前在律所时完全两个样,白谦易每天到点下班,说什么也不加班。

    回家时,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骆凡也已经做好饭等着他了。

    骆凡也会做饭,而且口味和薛赢双不同。薛赢双走的是自己琢磨出味道的野路子,口味重一点。骆凡做饭则是和奶奶学的,口味比较淡,还会炖药膳,白谦易挺喜欢。

    吃完饭,他负责瘫在沙发上看漫画吃水果,骆凡负责洗碗。

    休息完,他洗澡,骆凡洗衣服。

    洗完澡,他继续瘫着,骆凡给他吹头发。

    白谦易躺在床上喜滋滋,这弟弟实在太好了。他现在不是少奶奶,却过着少奶奶一样的日子。

    “把你带回来真是太对了。”白谦易笑。

    “嗯。”骆凡乖巧地朝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17

    骆凡还有一个优点,就是爱看电影。

    白谦易喜欢一些冷门的艺术电影,平常和刑云薛赢双一起看,那两人从不捧场,要么从头吐槽到尾,要么不到半小时,两人一起睡大觉,气都气死他了。

    唯有骆凡不同,骆凡喜欢看电影,口味还和他相似。

    白谦易:“你也喜欢这个导演?”

    骆凡:“他的电影都看了。”

    白谦易:“他的作品我刷好多次了!我太喜欢他了!”

    骆凡:“我也是。”

    白谦易怎么想也想不到,路边捡回来的小弟竟然审美这么好,这可总算有个人能和他聊电影了。而且骆凡对于角色和剧情的理解非常有意思,心思非常细腻,有时候和他聊电影,反而比看电影本身还有意思。

    白谦易:“我以为你这种理工男不会看电影。”

    骆凡:“其实我……”

    白谦易:“?”

    骆凡低着头,灯光有些暗,白谦易看不清他眼镜底下的眼神。白谦易追问了好一会,他才小声道:“以前其实想过学表演。”

    这样一个一天下来说的话不超过三百字,总是低着头,内向无比的人,竟然想学表演,白谦易怎么想也想不到。

    “想不到吧?”骆凡轻声道,“很怪吧?”

    “乍听之下挺怪。”白谦易想了想,真心道,“不过……仔细一想,还挺合适。”

    白谦易看着他道:“你去演戏挺好的,长得够高,也端端正正,又喜欢电影,这不挺合适的?”

    骆凡摇摇头:“我长得丑。”

    “哪里丑,有鼻子有眼睛。”白谦易说着,凑过去要把骆凡的脸看个仔细,“来,哥哥看看。”

    骆凡低下头不让白谦易看,白谦易继续逗他,逗得他耳朵都红了,却说什么也不抬头。

    白谦易心想,这小弟哪里都好,就是太害羞了。

    “你这么害羞,以后要怎么找对象?”白谦易道,“你看刑云,就是这么死皮赖脸,才一下就找到对象,你多学学。”

    “我不找对象。”骆凡闷闷道。

    “不找也好,你看我这样多快乐啊。”白谦易说着,自己心酸了起来。

    还是好想要一个对象啊。

    18

    邻近开学,骆凡准备搬回宿舍。

    好不容易能过上少奶奶的生活,白谦易怎么可能舍得让他走。

    “我工资卡都给你了,留着吧,我一个人好无聊。”白谦易又是哀求又是诱惑,“在这里吃饭比你在食堂吃饭营养多了,还有空调吹,多好啊。”

    骆凡低头不语。

    “我家离学校这么近,你上学也方便,”白谦易道,“我还能随时给你辅导英语呢。”

    要不是顾忌着自己年纪比较大,白谦易都想在地上打滚了。

    然而骆凡却仍想搬回去,白谦易想了想,叹气道:“也是,你还这么青春,要处对象,要出去玩,住我这不这么自在。”

    这句话却不知为何戳到了骆凡,他立刻回道:“没这回事!”

    白谦易:“没这回事那你就住着,哥哥疼你。”

    骆凡:“……好。”

    19

    白谦易死皮赖脸把人留了下来,又过上了少奶奶一般的生活。

    “骆凡,明天看电影,一起去不?”

    晚上,白谦易直接打开骆凡的房间。打开门的同时,骆凡刚好洗完澡从浴室出来。

    骆凡个子高,而且长期下工地,一身肌肉非常漂亮。白谦易看了内心倒抽一口气,再往上看,愣了。

    平常骆凡戴着一副厚厚的黑框眼镜,几乎遮住了半张脸,此时刚洗好澡,眼镜还没戴上,白谦易还是第一次看见他的整张脸。

    这小子……竟然长得……非常帅……

    这都什么年代了,竟然还来这种摘眼镜就换头的戏码!白谦易觉得太扯了,但忍不住又多看了一眼。

    骆凡那种帅,和一般小鲜肉的帅不太一样,是一种骨相美,整个人都很高级,男模似的。

    “哥?”骆凡被他看得手足无措,连忙要找眼镜戴上,“怎么了?”

    “你太帅了,再让哥哥看一眼。”白谦易忙按住他。

    “别瞎说……”

    “没瞎说,真好看,要是我长你这样,做梦都会笑。”

    看骆凡一张脸羞得通红,白谦易再次感叹这家伙长得实在太好了。

    20

    第二天,白谦易没带骆凡去看电影,而是带骆凡换造型去了。

    他帮骆凡买了几套衣服,剪了头发,还配了隐形眼镜。白天出门时骆凡还是个土里土气的大学生,但晚上跟着白谦易回家的就是一个回头率很高的小帅哥了。

    “哥,今天的钱先给你一些。”骆凡回家时打了一点钱给白谦易,“其他的下次再给你。”

    “你在说什么傻话?”白谦易眉头一皱,把钱又打回去,“你还是学生。”

    骆凡坚持要给,两人几乎要吵起来了,最后白谦易不得不把他的钱收下。

    不过不管如何,看着换造型成功的骆凡,白谦易非常满足。他道:“你现在这造型,真的可以出道去了。”

    骆凡还是脸红,不说话。

    白谦易又道:“到时候认识了什么明星,记得介绍给我,求你了。”

    白谦易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话,但他觉得骆凡那天晚上有一点点不开心。

    21

    白谦易通过了法考,升职加薪。

    薪水一增加,他就想给骆凡换台新手机。小弟用的手机太烂了,他都看不下去。

    他查了一下卡上的钱,想看看还有多少,这一查,却发现卡里的钱远比他想象中的来得多。

    明明他把工资卡交给了骆凡做家用,可都几个月过去了,卡里的钱却几乎没用过。

    白谦易一头雾水,抓住骆凡就问。

    “你平常买菜的钱哪来的?”

    “打工的钱,还有奖学金。”

    “你怎么能这样!”

    “哥给我地方住,还教我英语,给我买衣服,我不能白吃白喝。”

    “你哪里白吃白喝了,家务事都是你做的。”

    白谦易傻了,万万没想到自己这几个月吃得开开心心,竟然花的是一个大学生的钱。

    他还想着自己支助贫困大学生呢,结果被支助的人却是他自己!

    “弟,你听好了。”白谦易语重心长告诉他,“我也不怕告诉你,我这辈子的梦想,就是好吃懒做,被人养着。我原本以为这个梦想实现不了了,但你陪着我,几乎替我圆梦了,这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白谦易最后道:“你还是个学生,好好学习,把钱存着,以后讨老婆还得用上,明白吗?”

    22

    那天的谈话不大成功,骆凡虽是说了好,但白谦易明显感觉到骆凡不服气。

    骆凡不只不服气,后来竟然还早出晚归的,好几天白谦易都下班回来了,骆凡还没回家。

    这都快期末考了,这小子跑去哪里野了……白谦易有点气,但心想自己也不是骆凡什么人,根本没资格管他。

    白谦易又开始觉得孤单了,他没有办法,只好去找薛赢双玩。

    没想到他到了A大去,却是意外地看见了骆凡。

    骆凡个子高,打扮后又很帅,和几个女生站在一起,看起来郎才女貌,非常惹眼。

    白谦易看看他们,又看看自己。

    ……还是年轻人之间比较有话题吧,哪像他,一点活力都没有,骆凡不想和他一起玩很正常。

    白谦易丧丧的,想喝点酒。

    他想过找刑云喝,但心想人家生活美满,喝什么酒呢?想来想去,他只能自己喝。

    23

    那天白谦易喝醉了,完全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家。

    第二天他睁开眼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家床上,而一旁骆凡趴在床边睡了,显然是照顾了他一整晚。

    “哥,你醒了?”骆凡注意到他醒来,随即也醒了,“哪里不舒服吗?”

    “还挺好。”白谦易坐了起来,一时之间谁也没说话,就是你看我,我看你。

    白谦易见骆凡看着自己,隐隐有些害怕。

    自从在薛赢双面前发过酒疯,把自己老底都招了之后,白谦易就怕自己又喝醉。没想到这回又喝醉了,而且还是醉在了骆凡面前。

    我的形象一去不返……白谦易尴尬无比,想问问自己昨天干了什么好事,又不敢问。

    “我昨天……”最后白谦易还是问了,“说什么了吗?”

    “你说你要当少奶奶,你想要人养你。”骆凡道。

    白谦易差点落泪,有完没完啊,为什么我一喝醉就讲这种话,还要不要脸啊?

    “你听听就好,我发酒疯呢……还有吗?”

    “你说你想要谈恋爱,想要男朋友。”

    白谦易咬牙切齿,快被自己雷死了。他一手捂脸,一手朝骆凡挥了挥,无力道:“你……你当作没听到,行吗?”

    “哥,你说的是真的吗?”骆凡轻声问。

    “假的,都假的,都是醉话。”白谦易否认。

    骆凡沉默了,白谦易等不到他的回答,偷偷看了他一眼,却发现他表情竟是有点难过。

    白谦易忽然又心虚了,他都把秘密告诉了薛赢双,刑云也知道了个七七八八,却唯独不告诉和自己朝夕相处的小弟,有点不厚道了。

    “好吧,你别笑我,”白谦易叹了口气,“我就是不想上班,只想当个少奶奶,我想找个高富帅养我。”

    听到这话,骆凡眼睛亮了起来。

    白谦易:?

    怎么,你找到组织了吗?你该不会也想当少奶奶吧?

    “哥。”

    “?”

    “你如果……如果想找男朋友,可以考虑我吗?”

    “???”

    “我会努力赚钱养你的。”

    “?????”

    白谦易想不到竟然有这么一天,竟是有人主动想帮他圆梦来着。

    可这人年纪比他小啊!

    这怎么行!

    24

    一直到后来,白谦易才知道骆凡那阵子每天早出晚归,竟是当模特去了。

    骆凡将当模特挣来的第一笔钱交给了白谦易,承诺未来搬砖也好,打工也好,自己会将每一笔挣来的钱交给他,让他早点当上少奶奶。

    再后来,骆凡将第一次当演员的酬劳也交给了白谦易。

    再再后来,骆凡又将第一次演电影的片酬也交给了白谦易。

    两人甜过苦过,最后走到了一起。

    许久后的某一天,白谦易坐在别墅的落地窗前,一边看着诗集,一边看着正在给他做饭的某当红小生,感觉自己像在做梦一样。

    “少奶奶,吃饭了。”

    “都说了别这么叫我,怪不好意思的。”

    “都听哥的。”

    “还是再叫一声好了。”

    “好的,少奶奶。”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