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这游戏也太真实了 > 第302章 这显然不是人干的事儿
    如果不是确信自己没有拿错地图,乌伦几乎以为自己走错了。

    他沉默了一会儿,用不确定的语气说道。

    “……这里是西洲?”

    “应该是。”迪米特点了下头,眯着眼睛向远处眺望了一眼,“西洲市的南郊,战前应该是叫青石县。”

    县城东西两面环山,坐落在山脊之下,周围植被茂密,树木丛生。

    这里没有高楼大厦,只有花园、排屋和别墅,看得出来战前生活在这儿的人们相当追求生活的品质。

    东边有一条高速路和一座磁悬浮车站,连接着西洲和清泉,只不过如今这些基础设施,早已经被野蛮生长的植被拱成了一堆混凝土垃圾和残骸。

    在交通便利的繁荣纪元,这里只是一座不起眼的小县城,然而如今却成了西洲市的南大门。。

    很显然,驻扎在西洲市的牙氏族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如果他们解决不了南边的邻居,至少得把自己的门牙看好。

    拿着望远镜眺望,乌伦注意到,驻扎在这里的掠夺者数量不少,少说有一到两支千人队。

    不止如此,他们还对阵地进行了加固。

    半坍塌的排屋和别墅被用木头和铝板封住了缺口,三层以上的混凝土建筑被改造成了碉堡和炮楼,街道上堆满了混凝土石块和木桩做成的路障,每一处窗户都仿佛藏着或明或暗的岗哨。

    整座小镇已经被改造成了一座堡垒。

    没想到这群乌合之众还有这本事。

    迪米特不禁高看了他们两眼。

    “我们怎么联系他们?”

    “用这个。”

    乌伦言简意赅地回答了一句,取出信号枪朝着天上开了一枪。

    红色信号弹升起。

    没等多久,他们的前方出现了十数道人影。

    这些人穿着兽皮装,不少甚至赤着上身,一副没开化的样子,然而他们手中却无一例外地端着文明人的利器——自动或者栓动步枪。

    警惕地看着这群穿着漆黑色外骨骼的士兵,为首的十夫长盯着走在最前面乌伦,谨慎地问话道。

    “你们是什么人?”

    头盔目镜面向他,乌伦取出证明身份的铁牌晃了晃,面无表情地回答。

    “火炬。”

    火炬?

    跟在那十夫长身后的掠夺者们一阵骚动,脸上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小声地交头接耳。

    十夫长的脸上同样写满了惊讶,但很快变成了狂喜。

    “请随我来!”

    两拨人马汇合之后,一行人继续上路。

    十夫长走在前面带路, 很快带着乌伦、迪米特一行人穿过了县城入口处的哨卡。

    然而在进入了这座堡垒之后, 迪米特立刻收回了先前对这些“盟友们”的评价。

    这儿的卫生状况极差, 简直就像一座垃圾堆。

    街上弥漫着腐烂的臭味,尸体和排泄物随意倾倒在接上,拳头大的老鼠从街上肆意穿梭, 仿佛把这儿当成了它们的家。

    迪米特压低了声音,在通讯频道中轻语。

    “这儿可能爆发了鼠疫。”

    乌伦的视线在街上游弋, 轻声回道。

    “这是明摆着的事情。”

    察觉到了乌伦停留在墙角的视线, 带路的那个十夫长讨好的嘿嘿笑了笑。

    “别在意, 只是几只老鼠……我们很快就到了。”

    牙氏族的指挥部位于县城西侧的青石百货中心,五层高的筒型建筑在整个县城里看起来鹤立鸡群。

    单从隐蔽性来讲, 将这儿作为指挥部绝对不是一个好主意,然而这座建筑的外墙使用了大量的钢筋结构,并且还有两层地下商业区和直通地表的车库, 从防御的角度来讲, 这里反而又是最合适的选择。

    在百货中心的一楼, 乌伦和迪米特见到了这里的最高指挥官——狮牙。

    “欢迎!远道而来的朋友们!我是牙氏族的千夫长狮牙, 你们可以将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狮牙一脸喜出望外地迎上来,张开双臂想和盟友来个拥抱, 然而见对方无动于衷之后,又讪讪改成了握手。

    乌伦伸出手和他握了握。

    “乌伦,圣子大人的使徒。”

    “祝圣子老人家身体安康, 请替我向他问好……”从眼前这人的眼神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善,狮牙连忙停止了自己蹩脚的问候, 轻咳一声迅速结束了话题,“那么使徒大人, 请问您不远万里来这儿是为了何事?”

    没有计较他的冒犯,现在不是节外生枝的时候, 乌伦言简意赅地说道。

    “清泉市北郊的蓝外套拿走了我们的东西,我需要你帮我们夺回来。”

    “拿走了……你们的东西?从死亡海岸吗?那可真够远的。”狮牙一头雾水地看着他,继续说道,“我方便问一下是什么东西吗?”

    “一只箱子,还有一套动力装甲。我们需要的是前者,至于后者,你们拿去。”

    动力装甲!

    狮牙的眼中闪过一瞬间的贪婪, 不过很快他便冷静了下来。

    “他们有动力装甲?”

    “是的,”看出了眼前这个掠夺者眼中的犹豫,乌伦继续说道,“不用担心, 那套动力装甲没有护盾,也就是个防御力强点儿的活靶子。如果它出现在战场上,交给我们对付就好。”

    听到这句话,狮牙总算松了口气,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

    “太好了,我的朋友,虽然我们用你们提供的装备捉了几头妖怪和棕熊,但碰上动力装甲……我还真没什么把握。”

    “你们需要担心的不是动力装甲,而是这些蓝外套有飞机。”

    “飞机?!”

    那群蓝外套有飞机?!

    难道巨石城把飞机卖给他们了?

    狮牙的眼中写满了诧异,脸上满是难以置信。

    不可能啊……

    那东西和动力装甲一样,但凡是从战前继承过来的东西,放哪个幸存者聚居地都是宝贝。

    更何况巨石城的人是从战后重建委员会手中接手的那批装备。

    “没错,”看着一脸诧异的狮牙,乌伦几乎从牙缝里挤出的后半句话,“虽然只是一架可笑的螺旋桨飞机,但上面毕竟架着两挺机枪,你们最好小心一点。”

    狮牙一脸茫然。

    螺旋桨飞机是个什么玩意儿他不知道,但如果这些人不是在开玩笑,清泉市北郊的那群蓝外套恐怕会比他想象中的还要棘手。

    “感谢你的提醒,等会儿我就和我的参谋商量对策……如何加固我们的防御阵地。”

    “加固防御阵地?你们还要怎么加固?这儿已经快成龟壳了,”站在一旁的迪米特诧异地看着他,“你们到底还打不打算继续南下了?”

    “我们当然想,这块肥肉已经到了我们的嘴边,但我们也没想到,西洲市的情况会这么棘手。”

    脸上带着无奈的表情,狮牙继续说道。

    “这儿的幸存者不是我们的对手,但他们狡猾的躲进了地铁,靠着对地形的熟悉和我们打游击,再加上最近这里又爆发了鼠疫,那些老鼠像疯了似的到处乱啃,我们现在睡觉甚至得把鞋子说柜子里……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继续南下。”

    乌伦脸色有些难看。

    “你们要多久才能摆平这些麻烦?”

    狮牙用不确定的口吻说。

    “今年冬天之前应该可以。”

    “太久了!”乌伦摇了摇头,“我们不可能等这么久!那些蓝外套正在吸纳附近的流民,等他们在当地站稳了脚跟,会变得越来越难对付!现在集中全力消灭它们是你们唯一的机会,你们等不到冬天。”

    狮牙的脸上浮起了一丝不悦。

    说到底他们只是盟友的关系,而不是上下级。自己之所以对他们这么尊敬,那是因为火炬教会的传教士们能够控制异种,而那些冲锋陷阵的妖怪、棕熊甚至是死亡之爪帮他们解决了不少难缠的对手。

    作为交换,嚼骨部落允许他们在自己的地盘上传教,向河谷行省乃至周边地区的掠夺者们传播他们的信仰。

    然而这并不意味着,自己要听从他们的指挥。

    等不到冬天?

    笑话。

    一群流民有什么好怕的。

    他承认那群狼外套的战斗力确实不弱,但他们毕竟人数有限。

    这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前来投奔他们的掠夺者,已经让牙氏族的规模翻了一倍。

    等到了秋天,他们数万大军齐头并进,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那群蓝地鼠!

    “我们有自己的计划,我不可能因为你们要找一个破箱子就带着我的人去送死,冬天才刚过去没几个月,他们的小麦才长出一撮绿苗,我们现在杀过去吃什么?啃草皮吗?”

    “更何况黑蛇已经栽在了他们手上,那些人不是我一个人能对付的,你着急的话就去找我们的首领好了,金牙大人在西洲市区内,我驻扎在这儿就是他的命令,只有他才有权指挥我!”

    交涉失败了。

    狮牙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火炬教会使徒们提出的立刻南下的建议,他会继续加固这里的防御工事,和他的参谋一起将整个县城修的固若金汤。

    但这位千夫长同样也表示,如果得到了首领大人的命令,他会派出一支百人队支援他们。

    一支百人队……

    乌伦听到这个提议之后只是笑了笑。

    一百个野蛮人能干什么?

    这些人到了战场上都是炮灰,而他们似乎一点都没有这个自觉。

    不过,在了解到这些人是因为手里的命令才止步不前之后,乌伦知道自己恐怕得见一面他们的首领才能说服他们继续南下了。

    从百货中心出来之后,迪米特看了自己的队友一眼。

    “我们现在去市区?”

    “嗯,”乌伦点了点头,食指在空中虚划了一下,“从这儿往西州只有三十多公里,我们沿着山脊之下的走廊前进……快的话明天傍晚之前应该能到。”

    抬脚踩死了一只溜到脚边的老鼠,乌伦嫌弃地蹭着鞋底,皱着的眉头挤成了一团。

    这群该死的老鼠……

    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

    ……

    这些老鼠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

    强人所难也是一脸懵逼。

    他承认自己可能稍微起了点催化剂的作用,但也仅此而已。

    讲道理,废土上的老鼠和蟑螂本来就多,任何藏污纳垢的角落都能成为它们繁衍的温床。

    那些无人处理的尸体,以及没有足够数量的天敌才是鼠疫的根源。

    比起变异蟑螂,身为哺乳动物的老鼠虽然在繁殖能力上稍逊一筹,但它们无论是智商还是战斗力都更占上风,很快成为了西洲市真正的主人。

    它们成群结队的行动,啃咬遇到的一切,不管是地表还是地下,掠夺者和幸存者们都拿它们一点办法没有。

    强人所难不是没有试过约束自己的手下,整肃队伍的纪律,但发现自己以为的那套完全行不通。

    首先语言就不同。

    在其次老鼠生性狡猾,根本没有忠诚度可言。

    哪怕是那些被他打服了的小弟们,也不总是听他的命令,阴奉阳违更是家常便饭。

    烧柴的发电机呜呜呜的转着,旁边的线头已经被修修补补了好几次。

    这些该死的老鼠们总是趁他睡觉啃电线头,电死了好几只也不知道吸取教训,好在电台和休眠仓啃不坏,否则那才叫血亏。

    最忠心耿耿的只有那些母鼠们了。

    在强人所难的“人工干预下”获得了足够多的食物和生存空间,老鼠们排着队繁衍,疯狂地扩大种群的规模。

    只不过她们含情脉脉的眼神,让强人所难实在有些害怕。

    谢天谢地!

    它还没有那玩意儿。

    这还是他头一回产生了,不带把也挺好的想法……

    “尊,尊敬的管理者大人……西洲市的鼠疫真不是我干的!”

    废墟之下的巢穴。

    站在电台旁边的强人所难听到管理者的询问之后,紧张的瑟瑟发抖。

    虽然一直在向后方报告西洲市的情况,但无论是在论坛上还是在电话,他都选择性的隐瞒了鼠疫的事情。

    别的NPC他不怕,但管理者毕竟是管理者啊。

    这家伙在设定上拥有GM的权限,能对非法游戏行为做出物理上的处分。

    这特么谁不慌?

    而且鬼知道AI是什么处罚逻辑。

    阿光在论坛上不止一次和他们强调过,封测阶段的服务器是存在许多问题的,被GM取消封测资格没有人工申诉解封渠道,回收的封测资格将由新玩家继承。

    严肃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我没有怪罪你的意思,只是希望你如实交代那里的情况。”

    强人所难知道,自己终究是瞒不住了,犹豫了一会之后,最终还是选择老实交代,把先前隐瞒的事情一股脑的讲出来。

    听完了强人所难绘声绘色的描述之后,楚光一时间有些哭笑不得。

    这家伙真TM是个人才,人工配种都想得出来。

    不,应该说是个鼠才。

    毕竟不是人干的事儿。

    “……管理者大人?”见电话那头没有声音,强人所难的心中更忐忑了。

    “……咳,没什么,我只是有点惊讶,让我思考一会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对于强人所难来说,每一秒钟都像一年那么漫长。

    终于,电话那头的管理者再次开口了。

    “……你做的很不错,鼠疫拖住了牙氏族南下的步伐,为我们争取到了宝贵的发展时间。但相对的,你确实没能约束住自己的手下,无差别的鼠疫对当地幸存者的抵抗运动造成了严重影响。”

    强人所男一脸沮丧地说道。

    “这真不能怪我,我试着约书它们,它们一个二个表面上都听我的……但当着面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

    “我知道,所以我没有责怪你,但也没法对你进行公开的表彰,”楚光顿了顿,继续说道,“新联盟会记住你的贡献,但不会承认你的功劳,我们会以其他方式给予你奖励,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嗐。

    吓死鼠鼠我了。

    就这啊。

    强人所难松了口气。

    表不表彰都无所谓,反正他又听不懂NPC说啥,既不影响任务奖励,也不影响他在论坛上装逼。

    而且听起来自己好像触发了隐藏任务?

    强人所难非但没有任何失落,反而兴奋了起来,声音激动地发誓道。

    “放心吧,尊敬的管理者大人,我会对自己做过的事情守口如瓶!光明之下必有阴影,我愿成为您斗篷之下的那柄利刃!为你扫清一切阻挡我们的障碍!”

    楚光尴尬的脚趾快抠穿地面。

    但为了照顾玩家们的游戏体验,他最终还是忍住了,配合这家伙的演出,严肃地过完了这段剧情。

    “……很高兴你能这么想,现在开始,我需要你摸清我们前进路上的情报,将对方的弹药库、火力点、指挥处、屯兵所、以及暗道和壕沟尽可能地标记在地图上,配合我们的地面部队和空中部队肃清盘踞在当地的掠夺者。”

    “这些事情能办到吗?”

    强人所难兴奋道:“放心的交给我好了!这点小事我还是能办到的!”

    “嗯,我期待着你的好消息!”交代完这些事之后,楚光便匆匆挂断了电话。

    通讯结束。

    强人所难松了口气,原本愁眉不展的脸上,此刻写着的全是高兴。

    涨了!

    肯定涨了!

    就冲管理者最后那几句话的语气,好感度绝逼涨了!

    围在他身旁的鼠小弟们一阵叽叽喳喳,虽然不知道老大在兴奋什么,但那肥硕的肚子里肯定装满了坏水。

    转身面向了自己的小弟们,迫不及待打算表现一番的强人所难站直了身子,尖着嗓子叫喊。

    “小的们,把你们的兄弟们都喊上。”

    “跟着你们的鼠爷爷搞事情去咯!”

    ……

    虽然老鼠不会说话,但强人所难自有办法。

    和老鼠一起生活了这么久,他早就摸清楚了它们的生活习性以及平时交流信息的方法。

    这些狡猾的老鼠未必会严格执行他的命令去送死,但帮他侦查敌情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危险的地方意味着人多,金属多的地方意味着可能存放武器或者弹药,在确认了大致位置之后,他会闻着味儿亲自过去看一眼。

    即便不是每次都能找到有价值的情报,但十次里至少有六次能有所收获。

    一旦发现高价值的目标,他不会立刻动手做什么,而是用VM将其标记在地图上,然后悄悄的撤走。

    这时候打草惊蛇只会让敌人有所警觉。

    等战争开始的时候,新联盟的飞机和火炮会给这些掠夺者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对于发生在脚底下的事情浑然不觉,狮牙正在参谋伯尼的配合下,对青石县的阵地进行进一步的加固。

    他们将固定机枪藏在了建筑物的楼顶,用水箱、配电箱、通风管道等等设施作为掩体,并在部分屋顶上安装了大功率的探照灯,夜间搜索附近的空域和山区。

    这些主意当然不是狮牙自己想出来的。

    但他的队伍里有军团的参谋。

    虽然狮牙不认为那些蓝外套敢主动跑过来找自己麻烦,但黑蛇的惨死让他彻底吸取了教训。

    哪怕只有1%的可能性,他也要将它扼杀在襁褓里!

    ……

    四月初。

    距离北伐计划的高层会议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周的时间。

    曙光城就像一台开动的抽水机,顺着打通的贸易路线,疯狂吸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资源。

    钢铁、铝材都是需求的大头。

    不只是制造轻、重型装备需要,正在铺设中的铁路更是个吞噬资源的黑洞,几乎看不到底。

    一家钢铁厂已经无法满足新联盟的发展需要,为了满足工业区日益增长的钢铁需求,不但81号钢铁厂开设了分厂,楚光这边也签署了行政文件,授意后勤部建立了新联盟第一钢铁厂。

    这也是新联盟首家由NPC负责经营、联盟集体控股的钢铁厂。

    和生产军用装备为主的81号厂不同。

    第一钢铁厂生产的钢材以供应基础设施建设为主,其设备一部分由机床加工,一部分从巨石城采购,技术人员有生活职业玩家,也有从巨石城雇佣的失业工程师。

    至于巴奇铝材厂生产的A3型航空铝材,大多都供应到了“电骡”的生产线上,剩下的产能则基本被李斯特工厂吃下,用于生产更坚固的KV-1外骨骼改进型。

    在战争开始之前,楚光需要足够的卡车,将补给和兵力投送到前线,并用KV-1外骨骼保证玩家们的机动性和作战能力。

    月底之前,玩家的数量能够达到2500+,但真正上前线的战斗职业玩家大概也就1500左右。

    人数上的劣势,只能用机动性和火力来弥补。

    除了钢铁和铝材之外,新联盟需求第二大的资源就是铜和硫磺了。

    铜主要是用来造子弹和铺电网的,这个不用多说。

    炮弹可以用钢壳,但子弹最好还是用铜,不但更容易保存,而且射击性能优秀,相对钢壳弹药能有效降低卡壳率和膛线磨损。

    至于电力就更关键了,无论是外骨骼、卡车还是玩家们的存档点都需要电力系统的支撑。

    而硫磺的用途则主要是制硫.酸。

    这玩意儿关系到的可不只是一条生产线,从钢铁厂到化工厂,就没几个产业链能离开这东西的。

    随着战争机器的开动,工业区的产能不断地扩张,几乎所有的资源需求都在噌噌噌地往上涨。

    也就在这时,行商工会的会长老查理,却给楚光带来了一个坏消息……

    “虽然您大概已经从库存数据中察觉到了些什么,但以防万一我还是得和您说一声,我们工业规模的扩张速度超出了预期,周边幸存者聚居地生产的铜矿和硫磺矿已经被我们买到涨价了。”

    基地的会客室。

    听完了老查理报告的楚光,思索了片刻抬起了头。

    “涨了多少?”

    “红河镇的铜价涨了两成,硫磺价格涨了至少三成,这是最新的数据。”

    楚光若有所思点了下头。

    “和我掌握的情况差不多。”

    昨天晚上玩家们在论坛里讨论过这件事儿,不只是铜矿和硫磺矿了,有些稀有金属干脆断货了。

    这种情况楚光之前其实是有所预料的。

    红河镇矿场发行的票券本质上是一种期货,这种交易模式不只是为了方便他们从其他幸存者手中购买商品,更是为了方便他们自己协调矿场的产能。

    换而言之,他们不会生产一堆根本用不上的矿石囤在库存里,而是根据上一季度发行的票券来决定下一个季度的生产。

    如果突然有人需要大量的现货,涨价是自然而然的。

    不过……

    这个涨价的速度实在有些突然。

    北伐计划才启动一周,就算需求增长再怎么快,楚光不相信,红河镇的仓库连这点儿储备都没有。

    楚光有理由怀疑,估计是有人通过某些信息猜到了些什么,跟他玩囤货惜售。

    老查理很显然也猜到了可能是怎么回事儿,隐晦地说道。

    “我们的资源受制于人,这个问题的影响会越来越明显。要么我们能开辟更多的商路,减少对单一原材料产地的依赖,要么我能拥有自己的原材料产地,自己解决一部分资源需求。”

    “我也是这么想的,事实上这次北伐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解决原材料的问题。”

    楚光点了点头,看向了墙上的地图。

    “新联盟的科考团调查过青石县的资料,其西侧山区的青石地质公园前身是青石矿业公司的矿区,其下方斑岩铜钼矿床储量丰富,预估至少是百万吨级。”

    查理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那里没被开采过?”

    “开采过,但只开采了一小部分,根据资料显示,该矿场在繁荣纪元早期因为成本问题被关停,之后被改造成了地质公园,旁边设有一座实习基地和地质研究所。”

    淡淡笑了笑,楚光继续说道。

    “事实上不只是铜钼矿床,根据我们科考团的人员分析,周边区域已勘探但未开发的资源不在少数,只要我们打下了西洲市,资源的问题自然能迎刃而解。”

    “可是眼下的问题呢?就算我们将青石县占下来,开采也需要时间——”

    刚将这句话说出口,老查理眼中忽然浮起了一丝明悟。

    “原来如此……”

    “我大概明白您的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