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超凡黎明 > 第十九章 让我再哔哔两句
    要知道修炼召唤流的修士,无论具体是什么功法,万变不离其宗,统统都是把自身的本我从意念体中提炼出来,练成一个个可召唤的个体。

    那些修炼克苏鲁流召唤术的强者,一个个都是从本我中提炼出克苏鲁的牛人,蕴含着他们对“疯狂”的本能欣赏!

    景震的精神印记陷入沉默,一方面像海绵吸水一样吸收着这份真知灼见,这对他来说是广阔的未知领域,一方面又奇怪为什么大怪兽要说这个?

    “你,和我说这些,到底是什么目的?”

    他小心谨慎的问。

    然而大怪兽给了他一个“奇怪”的表情,他从布满眼珠和大牙的脸上读出了“奇怪”……

    杨思庞大的身躯和六根触手首次舞动起来:

    “看来你比我想象的更加无知。”

    “我现在扮演的是你傻儿子的‘本我’,本我是一个人的欲望本能,通常不会以具现化的形态出现在梦中,取而代之的是类似于背景板一样的模式和过程。”

    “但本我才是构建梦境的蓝图,能够将自己的思维变幻为梦境中的种种。”

    “不过本我梦境固然有各种各样的好处,但它的前期投资太大,被人识破的概率也高。所以我才选择构造一个荒诞梦境,然后告诉你的傻儿子这是一个游戏。”

    “构造梦境有三种形态,陷阱型、迷宫型和战场型,陷阱用于暗杀,战场用于明杀,而迷宫则讲究一个随机应变,就像你现在看到的这样。”

    “跟你说了这么多的目的在于,虽然我觉得在我控制的梦境中,即使不再加一刀,一个精神印记也跑不了。但是我这个人喜欢100%的胜率,不喜欢给人任何一丁点机会。让我再哔哔两句,用来捕捉的‘函数’就完成展开了,我要抓活的。”

    安静。

    景震欢喜的神色消失,像被沉默术士施了法一样。

    他本来已经听入迷了,大怪兽简直字字珠玑,每一句话都能解答他一个长久以来解不开的问题,每一个词都代表着一种清晰的“定义”!

    在精神力的研究领域这样的场面就没有!就不可能存在!但它偏偏就出现了!

    他的心中难掩激动,直到听到最后一句……

    特么你演我!还有,函数是什么鬼?抓活的又是什么意思?

    景震自从得到“精神印记异能”之后就跟开挂了一样,不但无望而不利,而且从未被人发现过,还从来没有想过这种印记居然是可以捕捉的!

    只见大怪兽摇动触手安慰他:

    “不用难过,说到底你也只是个精神印记,虽然在我面前装腔作势撑的很足,不了解的人可能会被你吓住,但你真能做什么呢?”

    “战斗?别开玩笑了,精神印记就没有攻击力。”

    “跑?遗憾的是精神印记只有进入梦境或者精神洞窟之类的环境才能自主,脱离这片梦境你啥也不是,连主动脱离景树南都不可能,除非你的本体在现实中来到这里。”

    “但是你该怎么通知你的本体?”

    实际上杨思前世也没弄清楚精神印记的深层次原理,前世他升到1级之后一直都是把精神印记当成乞丐版的元神来用,在副本中可以独立存在,战斗是没可能的,但是可以跑腿报信,如此而已。

    这串问题下来,景震面无表情:“逃?你觉得我会逃?”

    实际上因为被人安排的明明白白,已经快要绷不住了……

    景震压力山大,此时必须绷住!

    “我若是逃走,犬子岂不是死定了?再说我还不知道阁下到底是什么人呢!你处心积虑对付我景家,手尾藏的又严实,虽然展示出来的东西让我震撼,但还远远不够!”

    这番话说得滴水不漏,配上景震慎重的表情和凝重的气势,说的跟真事似的。

    在华夏国的历史上有一个非常贴切的典故正好可以用来形容他,叫做黔之驴。

    杨思很佩服景震的表演,于是问他:“你打德州扑克吗?你拿着底牌2和7对着空气连开三枪,翻完河牌啥都没有,于是allin吓唬坐在庄位上的我?”

    “谁说我的底牌是2和7呢?”景震冷笑,“就算我的底牌是2和7,也是同花色的2和7,自然要和你好好周旋一番!”

    “景震,你就不用营造有且仅有一击之力,或者可以和我同归于尽的假象了。你现在唯一的武器是嘴炮,然而信息对我单向透明,你还妄想把我吓住?”杨思摇着硕大的头颅:“你露出的破绽实在太大。”

    景震沉默,然后抬头:“你真是个极其残忍的人!你没有人性!我是景树南的亲生父亲!我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的儿子一步步走向死亡没有反应!你竟然说这是我露出的破绽?”

    杨思听到一半就露出了笑容:“谢谢你的称赞。假设你真有什么手段,赶紧用,景树南马上就死,这次他不会复活,我要收工了。”

    他有心理压力吗?没有!人性是用在人身上的!

    “不过与你讨论人性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你并没有这件东西,为什么奢求别人有呢?”

    景震顿时勃然作色:“一派胡言!我为这个社会的平稳每日里昼夜操劳,为了让新时代能够更好的到来而殚精竭虑,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没有人性!”

    “这是我听过最好的笑话。”杨思都不需要仔细回忆,因为景氏集团做过的恶实在是太多!

    “是谁以开发智力为名义组织幼儿园小朋友和小学生做精神力实验?是谁忽悠高层消极对待精神世界,主张封锁精神洞窟,自己咪了精神力装备偷摸搞研究?是谁把国内的研究成果和装备美其名曰交流倒卖到国外赚大钱?你知道你害过多少人吗?”

    杨思每说一句景震的体型就缩小一分。这是精神力不稳定的表现,有一分不稳就萎缩一分,丝毫骗不得人。

    其实杨思非常不畅快,因为景氏很多恶行还特么没做呢啊!只能捡一些不疼不痒但是确定景氏已经做过的事情来喷!完全没喷爽!

    不过仔细想想也没必要不爽,因为他的重生已经注定了有些事情不会发生。

    但景震则不然!

    这些缺德事都是绝密!对方虽然轻描淡写,但任何一件曝光都会把景氏的底裤扯掉,因此更让景震焦虑!

    焦虑不在于泄密而在于景氏在敌人面前跟筛子一样!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新时代的弄潮儿,是可以鱼肉别人的强者,而不是被人鱼肉,但这一刻他不寒而栗,思维几乎被冻僵!最可悲的是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通知本体!

    杨思眼中凶光一闪!

    就趁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