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超凡黎明 > 第十八章 谁叫谁爸爸是个严肃的问题
    杨思冷眼旁观,景树南的精神力确实是在快速衰弱的,让他不淡定的是正常人衰弱到这个份上早就死挺了!

    拉出自己的公式重新演算了两遍,没毛病啊?

    杨思不由得想起今天白天武笑云的话:我没毛病,所以,你有毛病!

    当景树南又一次像风中之烛一样兴奋的出现在梦境中时,正要跟大怪兽打招呼,突然,大怪兽两排眼珠有节奏的依次亮起又灭掉。

    景树南一愣,只感觉脑袋炸裂一样疼痛,但这疼痛只是一瞬,马上恢复如常。

    “这是……呃?”他摇摇头,继续浑浑噩噩的走向森林。

    此时他的思维其实已经不太转得动了,做事靠的是惯性,打怪升级是执念。就像宿醉的人一样,没有自理能力,丧失了一部分反应和意识,甚至被别人打一拳都毫无感知。

    因此景树南并未多想,但当他的身影消失在森林边缘时,杨思面前乌光一闪,一个穿西服打领带的灰发中年人突然出现,身材魁梧神情倨傲,但此时面色复杂的看着杨思。

    “你,到底是何方神圣?”

    “你关心的不是这个问题。”

    杨思的话说得云淡风轻,丝毫没有轰隆隆的声音传出。

    对方眼神顿时一变,就这个声线的变化,已经让他猛然间感到事情严重的不妙了。

    不过到底是见多识广的老江湖,对方一瞬间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对,我关心的是你是否应该叫我爸爸。”

    景震,景氏集团当家人,景树南的爹。

    实际上杨思此刻的心情是“卧槽!我艹!握草!”

    前世捂得死死的,他直到这一刻才知道,景震居然是一个0时刻修士!要是错过这个关键信息,可能今后要在这个幕后黑手的手上栽一个大跟头!

    旋即他一转念,噢,原来前世景氏集团前期发展的那么快,并不都是靠轰碎他意念体的实验……

    总之这是个大秘密!原本只想虐虐菜,没想到钓到这么大一条鱼!

    这个时代,除了0时刻得到莫大好处的人,绝不可能有人使用“精神印记”能用到如同分身的程度。

    就连杨思自己也不行,因为他现在只有0级。换言之景震此时必然是个1级以上的修士,同样的技能,不同实力用出来的效果自然也不一样。

    虽然这个时代的1级修士未见得挖掘出职业的概念,不见得会多少技能,但精神力的波长缩短到微米范畴,那就是1级。

    波长越短,能量越强,杨思现在无论怎么秀,他精神力的波长始终只能停留在长波范围内,震不出短波技能。

    这就是为什么杨思懂得很多技能但是用不出来的原因,波长不及格……

    因此1级在前世也被称为“微米级”。

    但前世的景震还没他儿子出名,果然大佬不愧是大佬,把儿子推到前台吸引目光,埋伏的真叫一个深!

    不过杨思快速检索自己的记忆,似乎,前世中的景震没过几年就陨落了?

    他不知道“当初”发生了什么,不过这一世,景震过段时间陨落的原因必定是——滥用精神印记!

    呵呵,精神印记是您这么用的吗?一点掩饰都没有也就罢了,被发现了不麻溜的自行湮灭还敢现身?这不是给咱送大礼吗?

    真是意外的惊喜!

    想到此处杨思狰狞的口器上弯出一道深刻的笑容,这个咧嘴的动作配上满口尖锐的大牙极具视觉冲击力,快速冲击着景震的感观。

    只见杨思居高临下的说:“如果你的水平和你的傻儿子处于同一档次,叫你一声爸爸也无不可,对我并无任何损失。”

    景震神情肃穆:“看来你果真并不是小树的朋友,你所作的一切并不是在帮他,而是怀着恶毒的念头!”

    他神情戒备,双臂略微抬起,做出一个随时随地可以攻击的姿势,但杨思视而不见,无情嘲讽:“难道你花了这么长的时间,才终于确定我是来杀景树南的?那你在你傻儿子身上留下精神印记又有什么用呢?”

    “你将犬子耍的团团转,就觉得自己有多了不起了?不过是个藏头露尾的鼠辈!再说谁死还不一定呢!”景震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气势卓然,但实际上已经被“精神印记”四个字吓得差点蹦起来!

    这是他从未告诉任何人的秘密!被人一口点破,而且完全无足轻重的样子!

    不料大怪兽居然开始谦虚:“不不不,实际上我做的非常糟糕,完全没有达到预期。我的克苏鲁流只得其形而未得其神,还差的非常之远,虽然不影响最终的结果但是十分无能。每一次入梦都更疯狂才是克苏鲁流托梦的正确打开方式。”

    这些都是杨思的肺腑之言,就他今天的表现,必须狠狠的吐糟自己!

    他要的是景树南“人在梦境San值狂掉”!结果呢?人家越死越兴奋!

    这份自谦让景震虎躯为之一震。

    “你!到底有何高见?”

    大怪兽两排眼珠再次闪烁:

    “我的高见就是克苏鲁的精髓不在于怪物的造型有多恐怖,而在于‘未知’和‘真相’,在于即便我对你根本没有恶意,我也从未注意过你,但你哪怕看我一眼都会疯掉,我,是你的San值难以承受的真相。”

    “恐怖和疯狂只是表象,旧日和不可名状并不崇高。”

    “但外行一般都停留在吓人的层面中,就像我自己,理论全都门儿清,但我沉不进去,无法说服自己去欣赏克苏鲁,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杨思一边悄然展开布局,一边不慌不忙的说给景震听。此时非常有必要多说一会,因为这个梦境它不严谨啊!是碾压景树南用的,结果打了小的冒出老的,必须赶紧打补丁!

    怎么打?先继续演他一波……

    因此他每一句都是真实感悟,想来景震应该很喜欢听吧?

    正是因为并不是真的理解了克苏鲁流的精髓,杨思才没能击溃景树南的San值。如果考虑到这个梦境中杨思隐藏起来的“真相”对景树南是如此的恐怖,就更加必须吐糟自己。

    遇到真正的克苏鲁大师,自己这两把刷子立刻就崩。

    杨思不由得回忆起前世克苏鲁大召唤师艾米的名言——欣赏克苏鲁时,我的心灵力量被拔高,超越平庸,超越惯常,脱离了身躯的桎梏。

    后来此人具现意念体时直接具现成一根不可名状的存在,而一般人的元神都是自己本来的样貌,无非体型放大缩小。

    这是杨思一直理解不了且只能仰望滴前辈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