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超凡黎明 > 第九章 精神伤害也非常重要
    疯鬼陆鹏是杨思前世接触过的非常有限的几个高阶修士之一。

    此人完全是个道德真空,没有任何廉耻之类的负担,没有任何家国情怀,更没有丝毫同理心,拔一毛而利天下是绝不可能的事情。

    正因为如此,他在低阶修士中非常受欢迎,因为只需要谈利益就行了,不存在任何需要信任之处,也没有任何虚伪的余地。

    他的战力非常高,是污染者这个热门职业中的佼佼者,一手诅咒流玩的非常溜,甚至可以称得上先驱。

    这也是杨思不能理解的地方,这种人为什么会出现在通往望春园的车上?

    认错是不太可能的,此人鹰视狼顾,一副刻薄挂恩之相,特别是标志性的鹰钩鼻,能够跨越年龄把他标记出来。

    显然并不是自己造成了什么影响,蝴蝶闪翅膀还扇不到这位大佬。

    换言之,前世里疯鬼陆鹏一样坐过这趟车,一样去望春园当过小白鼠。

    那可就有意思了!

    望春园在杨思的心目中就算不是龙潭虎穴,也是把他们这些人当成小白鼠消耗的地方,但陆鹏并没有被消耗掉,前世的时候发生了什么?

    不过元神出窍是不能随便出了,鬼知道陆鹏现在有没有成为0级修士,贸然出窍会被他看到。

    想到此处,杨思一招手叫来景氏集团的领队:“我想打扑克,有么?”

    “倒是准备了不少。”领队奇怪的看了看,杨思周围并没其他人,“但你跟谁玩呢?”

    “扑克嘛,一个人也可以玩。”

    杨思说着兴奋的搓搓手,兴奋之处在于,只要扑克到手,即使以这副身躯的孱弱,面对所谓“彪形大汉”也有一定的自保之力!

    很快领队递过一副姚记扑克,他接过来迫不及待的撕开封装打开塑料盒一看,立刻感到稳了。

    扑克是特么非常给力的武器!只是一般人掌握不了发力的技巧罢了。

    有技巧,只要腕力过的去,扑克牌锋利的边缘旋转着甩飞出,深深的切进墙里不成问题。

    没技巧,直接把牌丢出去pia在敌人脸上,也能造成精神伤害……

    甚至于以杨思前世资深潜伏者的技巧,就算两根指头夹着扑克当成近战武器使用而不是丢出去,也能造成不小的伤害。

    由于扑克牌兼具弹性、锋利和一定的硬度,只要找好攻击发起的角度,或弹或削,比起大头针、曲别针一类的轻武器更容易得手。

    只不过这对手指的要求极高,功夫全在食中二指上边,现在杨思还欠一点锻炼,只能当成飞镖来用。

    与此同时,帝都某处,小会议室中重磅人物云集。中森实验室的总负责人武捷老先生手持激光笔,一边面对投影墙画圈圈,一边以学科带头人的身份汇报工作,顶着花白的头发侃侃而谈:

    “截止上周,全球发现的‘禁区’共计127个,其中我国一共44个,超过三分之一。”

    “而且以我国的发现/上报的比例和意愿来看,实际数据可能占比更高。”

    “从速度上看,增速稳定,不过上个月是个小高峰,我国境内经上报的禁区有7个之多。”

    “更重要的是规模。对于禁区我个人认为不能简单的按数量统计,而是应该以SAB的模式对规模和危险程度进行分级。”

    “过去我们只按全球性、全国性和地区性进行划分实在太粗糙了,其中B级以下的是缺乏探索价值的,也没有太大的危险性。B级以上测量规模和难度后进行分级。”

    “现在的难点在于很多禁区的难度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以至于只能盲人摸象。很有可能两个禁区在我们的猜测中有巨大的差异,但在观测中体现不出区别。”

    说到这里,下面一位大佬示意等一等,说:“就是这个原因,使得我们一直放松监管,纵容偷渡者进入禁区?”

    武捷推了推眼镜框:

    “是。现在禁区并不是稀缺资源,至少对我国不是。获得宝贵的数据才是。偷渡者的存在,现阶段客观上加速了我们的观测。”

    “就拿最近最热闹的始皇陵骊山墓禁区来说,我们曾经组织过科考队伍,云集了国内最有力的精锐,最深也只下探到第四层,而偷渡者不止一次进入过第五层。”

    “我们迫切需要知道的是禁区的成因和外在表现。为什么禁区中的守卫者会源源不断的出现,出现的规律是什么,以及最关键的,我们的精锐部队怎么才能系统性的得到增强,等等。”

    “现在我们的情况就是,有的成员变强了,甚至觉醒了异能,但还找不到规律。”

    “一旦掌握规律,我们就可以对禁区中的资源进行高效的收割和利用。”

    科学家的习惯是根据观测到的现象去归纳和分析,而当前这个时间点上最容易看到的现象就是初显的精神力洞窟,谓之“禁区”;以及精神力异能,谓之“觉醒”。

    因此最前沿的研究仍然处于摸索中,就像十九世纪的物理学家集体迷信“以太”一样,在蜿蜒的道路上越走越歪。

    即使是武捷,也很自然的将“觉醒精神力异能”和“禁区的出现”互相挂钩,概念十分混淆,而且对于最关键的“修炼”莫衷一是。一句话,都知道应该修炼,但不知道怎么修炼,也不知道谁能修炼。

    这是世界性难题,谁先破解,谁就领先于时代。

    下方大佬听完有些点头,有些沉默,也有人轻轻的问:“不就是缺炮灰吗?这方面咱们还是可以想办法的嘛。”

    武捷立刻点头:“您知道,我的态度一直都是向社会公开。”

    “那可不行,步子迈的太大了。”大佬立刻摇头:“我们实际上处于有史以来最大的时代变革点上,一切必须谨慎从事,尽量等到官方彻底掌握一定的方式方法再公开,否则会引起不必要的社会动荡。各国差不多也都是这样的态度。武老,你的捷计划准备的怎样了?”

    “是J计划,可不是捷计划。”武老先生脸上赶紧堆出尬笑,一边摆手一边说:“现在时机非常不成熟。实际上几个大国都有比较激进的计划,最近山姆国的琼斯博物馆还向我方发出了交流的邀请,我希望耐心等一等。”

    “那最近有什么新的成果?”

    武捷谨慎的说:“没有突破性的进展,但还是有一些迹象可循,成功的提出了一些猜想和假说。”

    大佬合上文件夹:“那也不错嘛,科学的道路上,能够成功的提出猜想本身就是巨大的成功,我们都对你,对中森实验室非常有信心。”

    于是会议在愉快的气氛中结束,但是武捷压力山大,也不知道大佬们的信心能维持到什么时候。

    更何况,今天来参会的都是拥抱派的大佬,来自抵触派大佬的压力还没计算呢,前途简直一片混沌。

    原本抵触派大佬是打算直接封禁所有禁区的,他们主张先封锁消息,然后赶紧找到办法,消灭所有禁区,从而彻底消除精神力异能,还世道以太平,为此支持了不少实验室。

    甚至武捷也不敢说这种想法是错的,因为谁也不敢保证所谓的变化是惠及全人类还是危及全人类,无论是社会性上还是生理性上。

    只是最近姜公庙禁区的吸摄范围快速扩张,卫州人民睡个觉就可能梦入太公故里,抵触派大佬们手忙脚乱,暂时没空对拥抱派施压罢了。

    这段时间各个大国都是动作不断,华夏国也不例外,一直在军队中挑选好苗子。

    问题是禁区明显更**神而不是身体,从军队中挑出来的苗子再好,进去之后都不够给力,对比普通人有优势但是并不显著,也就是格斗技能和组织配合能够带来加分,十分令人捉鸡。

    当然作为观察者,武捷对此是支持的,因为可以提供更大的样本和数据。

    譬如说禁区是有容量上限的这一点,若是没有军队的支持几乎很难试探出来。只有成建制的进入时,才会出现禁区“关门”的现象。

    这也是他支持“宽松管理”的原因之一。

    他习惯性的摸出手机,立刻看到乖女儿的无数个未接来电和微信留言。

    结果打开微信一看,武老教授立刻劈头盖脸的喷了过去:

    “这样的人你不带回实验室来,还让他消失了?”

    “有这种类型的实验人,为什么事后才告诉我!你打算把爹地气死然后继承爹地的实验室吗?”

    “实验结果怎么可能是纯的背底噪音?这还用问?”

    “那个人他觉醒的异能就是规避实验光啊!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事情吗?”

    “你做过那么多的实验,随便拉只猴子上去也不可能得到纯的背底噪音!到底他的脑结构更接近昆虫还是你更接近?”

    “你们的实验设计也很有问题!为什么不套上一个法拉第笼?真是水平堪忧!”

    “现在世界各国都在攻坚,有这么一个拥有异能的人,而且还有可能完美符合我们提出的假说,只要他肯合作,你知道能带来多大的加速吧?”

    “现在!立刻就去给我把这个人找到!”

    等了半天,武笑云的信息才出现:“爹地,我真没想到杨思光速办了出院手续,一眨眼人就没了!我正在查他的联系方式,您放心!我查到他买了回帝都的动车票,应该可以截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