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超凡黎明 > 第三章 重为修士
    很快半天过去了,杨思双目紧闭。

    他一动不动的坐在硬床上,因为战斗已经进入白热化!

    意识中的景树南血厚防高,狞笑着占据了上风,压着杨思打!

    杨思只有凭借早已百折不挠的执着和狂热才能坚持。

    正在这时,牢门“咔喇喇”的打开。

    一时间光亮骤增,轻佻的声音随着一阵轻飘飘的脚步声传来。

    “杨思同学?哎呀,实在太想不到了!居然在这种场合见到你,真是意外。我家企业正好资助这项研究。”

    景树南!

    即使相隔这么多年,再次看到这个人,杨思仍然极度厌恶!

    不是恨,是厌恶。虽然正是此人设局,让他前世坠入深渊,但杨思感到的是厌恶。

    仇恨,只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而厌恶,是发自内心的对食利者的的鄙视和恶心!

    他们掠夺,他们欺骗,他们剽窃,然后说那是他们努力的成果,草根们没资格染指。

    意念体中,杨思的刀芒立刻连成片,本就高昂的敌意得到额外的薪火,连续暴涨!

    其实他也非常非常意外,因为前世中景树南根本没有出现。

    不过转念一想也没什么,前世他根本没有拖延这半天的时间。

    既然没有乖乖被他们摆弄,那前世中没有出现的事情当然也可能发生,只是没想到自己刚刚重生就已经开始影响未来了。

    不过这样也好,按理说景树南这种货色放在小说里从出现到死不应该活过十个章节!

    他麻溜的前来送死正是好的不得了!

    观察室中,见杨思并不说话,只用淡漠的眼光瞅着他,景树南冷笑:“其实我不该来看你的。不过实验马上就要开始了,知道有位学弟要为科学事业献身,我非常佩服……就违规来看看喽,没想到竟然是你!”

    只听杨思漠然说道:“虚伪。在我电脑上动手脚的就是你,这一切都是你搞的局,何必装来装去的呢?”

    他的话中听不出任何感情上的变化,实际上怒意控制在胸中不断积蓄!

    就是这个人渣,前世靠着夺走他的资质做成关键实验,构建出清晰的模型,成为一个时代的明星,享尽荣华。

    这一刻,意念体中,杨思的怒火狂喷!面对盾卫景树南的压制,他发出无声的呐喊,悍不畏死的狂暴反攻,刀刀致命!

    而现实中的景树南得意洋洋:“哎呀哎呀,学弟你可不要血口喷人啊,你有证据么?再说我景树南是什么人?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景树南看着青筋暴跳的杨思,心中无比舒爽的说:“噢抱歉抱歉,你好像还真不知道我是什么人。”

    “喔?你是什么人?”

    “和你这种土鳖不一样的人。能资助的起科研实验的人。注定伟大的人!”

    景树南越说气势越盛:“你不过就是一个废物罢了,我翘你女朋友玩玩怎么了?你竟然还敢揍我?原本我只是想要玩玩而已,没想到发现一个绝好的实验材料呢。换句话说,今天这种结局都是你自找的!你是不是觉得能够几次三番阻挠我挺了不起的?告诉你,那是错觉。”

    杨思不屑的笑了。

    拜其所赐,他的敌意不断蒸腾着,如火焰催发!

    他开始以伤换伤,加快杀戮的速度,双方开始快速飙血!

    “哈?”看到杨思只是冷笑,景树南做仰天大笑状,“要不是老子一直低调,我景树南想要的女人,是你能挡住的?要不是看你一直都不能哄李湖上床,你能欢蹦乱跳到今天?说起来,你连带女生开房都不能,能看不能吃,还真是个废物啊!”

    “嗯,你这种人永远都不会懂的什么叫尊重。”

    压抑着喷薄的怒意,杨思话语平静,意念体内,在他雪亮的刀光下,盾卫景树南节节败退,嚎叫着左支右绌。

    现实中的景树南像是冷不丁被抽了一耳光,脸色转为铁青,冷笑道:“牙够尖的啊?记住,败犬就是败犬,再怎么尖牙利嘴你也不过是个垃圾,准备坐牢的嫌犯!应该让李湖看看你现在的嘴脸。不过对你来说犯罪大概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就是从废物变成腐臭的烂泥而已。”

    他作势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好像扇走臭:“算了算了,你是理解不了和我有多大差距,就不耽误你为科研事业献身了。好好把你的价值贡献出来吧,有关部门会宽恕你的罪行。”

    这一瞬间,一股强劲的热流在杨思脑海中奔腾!

    意念体内,盾卫景树南的大盾被杨思一脚踢飞,幻像惊慌失措,骇然看着匕首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刺来!

    “感谢你的助攻!”斗兽场中杨思滴溜溜一转身,怒喝中一刀捅在盾卫景树南的菊花上面!

    一刀,精准的一刀,1级盾卫景树南的幻像在杨思的怒意面前“砰“的一声化作飞灰——

    牢房中,景树南见杨思耷拉着眼皮,都到这个时候了依旧一副不屑于搭理他的样子,顿时感到一阵恼火:“死硬份子,倒看你能硬到几时?今天爸爸心情好,要是心情不好,拿鞋底碾死你!”

    但他正要潇洒的转身,忽然听到杨思发出一串低沉的笑声。

    声音低,但充满欢愉……

    景树南愕然:“你笑什么?”

    他想过不少答案,但杨思居然说:“我谢谢你。”

    “莫名其妙!你神经病啊?”景树南快步离开。

    而在这个瞬间,杨思感觉自己的灵魂如火山喷发。

    紧接着一声轰鸣,如黄钟大吕在脑壳中敲响,仿佛什么了不得的东西破茧而出。

    一个崭新的意念体,轻微颤抖着,它完美的轮廓上传出强劲的波动。

    这一刻起,杨思的生命形态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精神力,不再是肉身中的囚龙。

    地球上,多了一名修士。

    看着景树南远去的背影,杨思心情十分振奋:“你不会被碾死,孙贼!你只会惊吓过度而死!”

    很快,鲁宝力再次来到牢房,看了看杨思,不动声色的问:“四号实验人,你好一些了没有?我们去体检吧。”

    杨思低声说:“推我去吧,我浑身乏力,不方便走动。”

    说着,鼻孔中还流出血,看得鲁宝力眉头拧成了川字。

    有过一次入门经验,杨思迅速巩固起自己的意念体,任凭鲁教授带人摆弄自己的身体。

    一丝丝精神力在意念体内不断凝固下来,更多的精神力生发着,向意念体内汇集。

    行百里路半九十,奇迹才完成了一半,他仍然需要抓紧时间——

    出窍!

    长河观想法可是他前世时碰壁无数次都无法翻越的雄关!

    鲁宝力一阵摇头,不过他见过许多试验品,千奇百怪。

    杨思这样虽然另类,其实也并不离谱。

    只是杨思的反应着实有些离奇。

    他倒像是完全游离于即将到来的命运之外的样子……

    想一想景树南的交代,要用最大马力轰击,鲁宝力不禁感到十分的怪异。

    很快,杨思被固定在轮椅上推进体检室内,躺在床上。

    各种仪器和电线被贴在身上头上,杀菌、消毒、抽血……

    杨思一动不动,他在与时间赛跑。

    一条虚幻的长河贯穿着他的身躯,大浪淘沙,不断冲刷着他的精神。

    实验员的行为当然有干扰,但杨思在前世经历过更加九死一生的事情。

    炮灰基本素质——抗干扰!

    根本不去想失败了会怎样,也不去想能不能……

    他的身体紧绷着,仿佛一股气血在血管中快速流淌,但总差那么一点劲。

    意念体十分顽固的潜伏在脑海中,沉默,如万年不动的岩石。

    渐渐的,随着轮椅的移动,他感到像是跟随潮水起伏,岩石有一点松动。

    如果选择爆发一次,分出部分意念体出窍应该能够做到。

    实际上这才是出窍的常态,很少有人破釜沉舟把全部意念体出窍。

    但杨思不行,杨思要的是自己的完美意念体,而不是留下一大半被轰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