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超凡黎明 > 第七十三章 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求月票)
    书友们新年快乐

    ————

    抬头看,大厅里至少二百人列阵,一个个劲装结束孔武有力,但在这一声佛号之下,四周围几十人全部呆立。

    远处,一个身穿迷彩头戴秦兵俑特色头巾帽的壮汉保持着疾驰的姿势呆立,但是没有全呆,正惊疑不定的盯着他。

    然后,平地摔。

    这一声阿弥陀佛念出去,杨思感到和现实中的截然不同之处。

    副本中一切精神物质化,他的意念体以及携带的能量也都物质化,带着过去三倍以上的能量构成了这副身躯。虽然身高没有变大,那是“化形”的作用,但是质感极度加深。

    简而言之,状态极为紧致,攻击力更以平方率扩张,一切都有科学的解释。

    这是在现实中体验不到的感觉。

    略一点头,他对平地摔的壮汉说:“无量寿佛,施主不必行此大礼。”

    神特么行此大礼!王老虎“蹭”的窜起来,但又不敢冒失。

    不过当他看到他的手下一个个缓慢恢复,并没有造成任何战损时,先舒一口气,进而极为畏惧。

    无它,在禁区内靠异能把别人打杀很容易,他自己也没少干,但靠异能把别人控制住但是不伤毫发,他想都没想过。

    “你!就是大名鼎鼎的慧根禅师!”王老虎小心戒备着,且不知道自己的戒备有没有任何鸟用。“你憋动!”

    杨思手掐印诀,两根食指竖合,两手中指无名指四指接替内收成交叉,并以拇指降伏:“哦,施主要看不动明王根本印,是这样么?请施主品鉴。”

    随着和尚动手指,王老虎如临大敌,嘴张开,准备放大招A上去。

    然而和尚真的只是秀了一个印……

    “你麻痹!”王老虎愤然,感觉自己的感情遭到了玩弄,“我是说你站在这里不要走动!”

    “施主造作口业,妄动无名,确实应该多结不动根本印以资修行。”杨思说着放下手,施施然往一层光幕走去。

    这里显然没有偷渡者了,但里面未必。实在没有,换个副本就是了。

    长安范围内的副本众多,临潼区的周幽王墓就不错。不过真要说密集,还得往西走几十里地就是咸阳,周文王、周武王,以及汉唐大墓基本都在咸阳周围猬集。

    见和尚无视了他,王老虎不知所措。和尚不听话怎么办?开打?也不是不行,万一要是打赢了呢?问题是他的腿很诚实。

    正在王老虎张口结舌之时,大厅中人影一闪,万广成现身。

    看到和尚没有大开杀戒他立刻松一口气,高呼道:“都不要动手!和尚,我们需要你的技术,就是那个,对,拍照摄像,我们太需要那个了!”

    “可。”

    “我跟你说我们的条……你说啥?”

    “贫僧说可以。”

    杨思心说不愧是有关部门,立刻就get到这个才是神技。对战斗没用,但对科研的促进作用可以说是催化剂,肉眼可见,国内的科研水准今后一段时间绝对狂飙突进。

    耶妮卡不但被拍过,还看过avi呢,都没想到这才是最可宝贵的。

    其实拍照摄像连技能都算不上,而是对“念头”的一种应用技巧。但是,精神力修炼有6层认知,异能-意念体-波动-技能-念头-职业。念头坐在高高的第5层,职业树的建立正是建立在念头的交互运用上。

    盲人摸象碰巧能用出某一个技能很正常,但不吃透整个修炼体系,具备深入的理解,根本就不可能意识到“念头”的概念,更不可能使用它。

    而现在人对精神世界的理解还停留在“异能”上,即便能感觉到意念体的存在也不知道怎么用,全都靠本能。

    反观杨思,对念头的运用已经植入到骨髓。

    这才是杨思的信心所在。管你什么巫妖王,管你有没修炼出精神海,您连职业都还没有呢,有何可怕?

    虽然他自己也没有,但不妨碍他高兴。

    万广成和王老虎面面相觑,实难相信居然这么容易:“你是说,无条件,包教包会?”

    “施主觉得贵方有什么值得贫僧贪恋之物?”

    “呃,比如说,钱?”

    杨思硬着头皮维持自己的人设:“钱财乃身外之物,施主着相了。”

    万广成感到被鄙视了……

    只见杨思伸巴掌一拍大秃脑门:“拿去,这就是摄像机。”

    他蒲扇大的手掌中,托着四颗钻石。

    见其站在原地不动,万广成忐忑的走上前,只见和尚一翻掌将钻石压在自己手中,紧接着一股意念通过两人手掌传导给他。

    “这就是摄像机的用法,自己体悟吧。非常容易,万一不懂再问贫僧。”

    万广成一脸懵逼:“我们,我们要的不是这个……”

    杨思以好奇的表情问:“你还要什么?”

    “我们要的是技术啊!怎么能够制作摄像机。国内这么多的科学家,就四个哪够分的啊?”

    “噢——”杨思恍然大悟状:“施主想要小僧教你怎么钓鱼是吧?”

    他变脸神速:“要啥自行车?就四条鱼,多一条都没有。”

    王老虎看懂了,憋着脸走上来:“你这和尚办事不上不下,忒不爽利啦!要么你就痛痛快快的教,要么你开个价钱,反正肯定不会亏了你的是不是?你这就四个,这我们内部不得打起来啊?”

    “阿弥陀佛,贫僧这都是为了国家。”

    两人异口同声:“什么什么——你是为了国家?”

    “对啊。”杨思丝毫不掩饰自己看白痴的目光:“自然是为了国家。你想,这摄像机宝贵不宝贵?”

    “宝贵啊。”

    “对科学研究用处大不大?”

    “比天都大啊,噢你也知道大?就因为大才需要你教会啊!你这就给四个严重阻碍科学速度,我跟你说说我们的条件,你杀人那事——”

    “且慢。”

    只见和尚一摆手:“正是因为此时此刻摄像技术乃是无价之宝,所以教给你们必然外泄。等明天,欧洲、山姆、岛国之流就全学会了,后天宇宙国、中东乃是交趾国也都学会了。”

    王老虎继续张口结舌。

    “施主觉得这样好吗?反而是技术封锁在贫僧脑子里,谁都别想偷走。四个,匀一匀勉强够用。就算这四个,贫僧感觉也很难保全在国内,不信的话你等一个月之后再看吧,唉……”

    说罢,和尚一声长叹,走向一层光幕,边走边吟:“一从大地起风雷,便有精生白骨堆。僧是愚盲犹可训,妖为鬼蜮必成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