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超凡黎明 > 第五十章 古话说的好
    此人神色惶惶,喊过一句立刻就想跑路,然而没想到被和尚轻舒猿臂一把薅住,就像被铁箍圈住一样,想走连门都没有。

    只见和尚面容严肃,问他:“官方队是哪个官方队?”

    “还能哪个官方队?国家队啊!你放开啊我还要去通知我的人。”

    和尚开启连珠炮:“你确定是国家队?什么成员多少人?有没有山姆国人?”

    “这我哪知道啊?我就不该好心好意告诉你们!”

    此人一脸尴尬,因为已经用了几次劲,奈何全都泥牛入海,让他产生垂杨柳面对鲁智深的恐慌。

    但和尚马上放开他,并且合什施礼:“刚才多有得罪,是贫僧失礼了。咱们一起下去如何?以施主的实力三层还是挺危险的。”

    “不用了不用了!”

    耶妮卡看着人家惊慌失措的跑走,夸张的用手按额头,做出无语状:“高僧,你入戏太深了吧?这时候还说古文,人家当你神经病。”

    “呃,确实。但我要扮演好现在的人设,这是最简单也最不容易出错的办法了。人设崩了我也怕曝光啊。”杨思挠了挠光头,实际上他入戏还远远不够,只是不想太过分了,才没在每段话后都加一句“阿弥陀佛”。

    “话说那些人为什么对国家队怕成这样?”

    “拜托,偷渡之所以叫偷渡,就是不能让人看到啊!官方下场的时候被看到了不但有麻烦,而且……”

    耶妮卡说着忽然想起来这和尚是个捏脸的和尚,时时刻刻扮演人设,不怕被人看到。或者说,和尚怕的根本不是曝光,而是被人知道真实身份吧?

    而杨思,出现在回忆中的则是他当初修炼时,副本中的口号是——国家队?哪国的国家队?噢,给老子打!

    那时是散修盛世。

    只听小萝莉突然问:“大师,量子计算真的那么可怕么?连暗网都保护不了痕迹,那暗网岂不是就失去存在的意义了?”

    “害,不懂的人才觉得可怕。”

    “那懂的人呢?”

    “懂的人只有绝望。”

    “喂,你的冷笑话也太冷了吧!”

    杨思抚掌大笑:“世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量子计算不过佛祖拈花微笑,不立文字教外别传。”

    小萝莉汗颜:“你能用现代的、科学的描述方式嘛?”

    “可以呀,量子计算善于暴力破解而已。大数分解原来需要指数算法,但在量子计算的时候只要算多项式,把暴力计算降维成线性代数解方程组所以才快。暗网难以穿透不就是用大数算法层层加密导致暴力破解费时间嘛,变成矩阵求逆做回归分析当然快了。”

    说完,他释放挑衅的目光,问:“怎么样,简单吧?”

    小萝莉瀑布汗:“你这是欺负学渣……不过这个解释被一个身穿僧袍的人说出来,还真的很自然呢。”

    “咦,你不该吐糟我欺负你还没上大学嘛?”

    “谁说的?人家今年19岁,上大二!”

    这次轮到杨思庐山瀑布汗,“什么什么?你19岁?怎么可能!”

    那岂不是有可能我需要叫姐姐?看外观你应该叫我爸爸的!

    “有什么不可能的,我最烦别人嫌我小了。就这个量子计算,我就问过好多人,你猜怎么着?”耶妮卡学了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你太小了告诉你你也听不懂。气死我了!”

    “那是因为他们没有智慧,不能用简练的语言让别人听懂,和年纪有什么关系?”

    耶妮卡暗暗点头。

    这时两人眼看就要进入三层入口光幕,她忽然问:“高僧,咱们还要继续走么?难道不应该立刻打道回府?”

    “为何?”

    耶妮卡摊手:“总会给你找麻烦的吧?再说我看你好像也没什么目标。”

    “何以见得贫僧没有目标?”

    “拜托,你要是有目标还会带上我?”

    杨思心说您对自己的定位还挺准确的嘿,没白混论坛。

    “贫僧此来确实是抱着旅行一样的心态,原本打算去第五层看看赵高就走,顺路带带你也没什么危险。但是现在我改主意了,我要开始捣乱!”

    “捣乱?为什么?”

    耶妮卡突然震惊。要知道无论哪国禁区里,一旦官方下场,和国家队捉迷藏的偷渡者确实大有人在,但绝没人敢无视,更不用说胆敢明火执仗作对,绝对是大新闻。

    其实也不是没有出现过,但在禁区里可不会有人讲道理,官方下场一旦发现偷渡客表现出敌意,当然是立刻击杀,绝对不会去猜,没人承担的起猜错的责任。

    而且就连回到禁区外面也会麻烦不断。

    更何况捣乱的基本都不是本国人,像和尚这种给自己国家队捣乱的,耶妮卡枯索记忆,真没有。

    不过想到这是高僧干的,倒也不是不能接受呢。

    想到此处,耶妮卡慎重的说:“高僧,按你们夏国的古话说,需要三思而后行。我不知道你的原因,但是知道后果非常非常的严重,这些官方势力可从来不讲禁区里的事情在禁区里解决,你会摊上大麻烦的。”

    罕见的,和尚面现一抹愁容,她还以为和尚从来不发愁。

    “耶妮卡,咱们虽然今天才认识,但是一见如故,我就和你实说了。我有不得不这么做的理由,同样按我们夏国的古话说,叫做一竖就是干。”

    耶妮卡激动了半天差点被“一竖”呛到,不过和尚这个时候还有心思不正经,反而让她安心。

    只听和尚接着说:“待会人来了,如果真的都是夏国人,我扭头就走绝不捣乱。但是如果贫僧所料不差,里面最少有三个山姆国琼斯博物馆的成员,而且都是修炼到高深境界的异能者。我绝对不会坐视他们用卑鄙的手段混到我们夏国的官方身份然后为所欲为。”

    这番话娓娓道来,虽然不徐不急,但是极为庄严,配上慧根禅师的卖相,分外的有说服力。

    然而,耶妮卡今天已经被和尚时而正经时而不正经的闪过两次腰,虽然有些感动,还是问他:“高僧,你认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