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术网 > 科幻灵异 > 重生之超凡黎明 > 第三十九章 预言准了有什么用呢?
    景震也是个睡的很早的人,不到10点就寝,保持着很好的作息。景氏从上到下上行下效,使得这个建立在制药业上的庞大的商业帝国迥异于国内很多巨无霸,具备独特的氛围。

    然鹅,刚刚进入浅睡眠,突然,他脑海中“嗡”的一声,紧接着,仿佛什么东西碎了……

    这个感觉他熟,前不久在大佬级会议上他就体验过一次,可谓刻骨铭心。

    这无声的碎裂让景震从睡梦中惊醒,立刻开始点数,结果还是17个没变。

    不,变了……

    在他的感应中,精神印记突然暗下去一个!

    景震一骨碌坐起来,就这么一骨碌的功夫,又暗掉一个……

    “我特么——”

    景震再迟钝也找到肯定被人针对了,顿时像热锅上的蚂蚁。很快,他当机立断,鞋都跑飞了一只,直奔电话室。

    望春园的园区有着严格的信息管制制度,不止志愿者不能带手机,高管也一样,只能通过步话机和有线电话联络。

    当然,工作环境中还有一个内部网络,可晚上10点完全指望不上。

    这番亡羊补牢还算及时,而且并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早睡,等所有人都到齐……

    “啊噗——”

    景震一口老血堵心,分身感应只剩7个。短短半个小时,11个分身被灭!

    所有人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总裁,只见总裁阴沉着脸,所谓面沉似水,是真的能滴出水来。

    有人困意正浓,有人一脸八卦,但除了夏诩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夏诩也是一脸震惊的表情,和其他人差不多,而且是真的震惊。她很难想象平素儒雅的总裁景震居然已经是一个精神力异能者了,而且按杨思所说,还不是一般的异能者,非常之强。

    但是,依旧被杨思耍的团团转!组织果然是无敌的!

    实际上此时的景震已经放下尴尬,心情反而平和了一些。至少有一点可以确认,那就是西比尔的预言书给出的答案非常准确!

    想到西比尔的预言书,景震心口隐隐作痛!他来到望春园还有一件事情要办,那就是西14楼地库中的装备,需要统统移交给琼斯博物馆,山姆国人不日就要亲自来取,说不定这时候已经下飞机了……

    然鹅,预言准了有什么用呢?对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景震下意识的把这个隐藏在阴暗中的对手和巫妖王相比,两者拥有一个巨大的共性——仿佛遭到降维打击!

    他顿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还没了解对手的实力,就大张旗鼓决定打。原本以为遇到了劲敌,必须立刻反击,否则别人就不知道景氏拥有反击威慑!

    但现在的情况是,突然发现不是劲敌,而是找出来也未必打的过……

    想到此处,景震终于开口说道:“我刚刚得到绝密的消息,有人要对望春园的高管们不利,具体来说就是你们。因此,你们现在得住进西14楼,那里不但有警卫,还有珍贵的有力设备可以保护你们。这是以防万一。我们景氏最近被人盯上了,不过这种困难不会维持很久,我会快速提升安保力量。”

    说完,他自己也感觉很牵强,拿眼一看下面表情果然很不一致。

    这个时刻,景震无比希望自己掌握的是察言观色的异能,才能从中揪出内鬼,分身是绝对用不上了……

    夏诩心里呵呵,这种鬼话以前她还信,但现在她就不信灵体屏蔽带能挡住杨思这样的强者。

    第二天,杨思神清气爽的起床,一出门就看到志愿者们又开启无所事事的状态,因为,园区高管统统都住进西14楼不出来了,小白鼠们无人认领。

    此时杨思反而不想走了,自创技能比什么都重要!他生怕景震脑子一热把志愿者都遣返掉,那岂不是很可惜?

    他以开门,圆脸胖鸡立刻颠颠的跑过来:“杨哥,你终于出来了!”

    “你比我大,别叫我哥!”杨思赶紧拒绝,甭问,小胖子马上就要开启八卦模式套近乎。

    正在这时,楼下开来一辆大巴车,志愿者们纷纷围在窗口往下看,看起来像是新一批志愿者的样子?

    然而这个时候显然来的不是志愿者,几个金发碧眼的老外鱼贯而出。

    其中一个非常显眼,大夏天的带着夸张的牛仔帽。另有一个做牧师的打扮,年龄不大,衣服也是里三层外三层,丝毫不畏酷暑。

    但杨思注意的是第三个,一个极具古典美的金发美女随同众人款步走出。

    她一身复古之风,从颜值到衣品,风度翩然,活像从二十世纪老电影中走出来的一样。

    不过杨思注意她并不是因为好看,而是因为听到有人叫她“安兰茵”。

    前世开创阅读**神力训练法的大师就叫安兰茵,年龄对的上,人种对的上,十有八九就是她。

    注意,不是创出一门功法,而是开创一个流派。一般人称他们为大宗师。

    原来安兰茵毁容之前这么美!

    杨思尤记得前世安兰茵的形象,她的脸已经碎了,重新拼上,然后用线强行缝合。倒是这一头金发没有损伤,能看出大美女的轮廓来。

    他没敢放出精神力波动试探,安兰茵是琼斯博物馆的人,既然她来了,另外那些估计也是。

    琼斯博物馆,呵呵!一股强烈的杀意在胸中燃烧,杨思两眼微眯,盯着安兰茵的背影。

    圆脸胖鸡在不自觉中后退两步,感觉脖子后边凉飕飕。

    而正走在台阶上的安兰茵也回过头,两人相隔极远,杨思又在暗处,但他立刻把杀气收起来,情绪瞬间恢复平静。

    “怎么了?”牛仔帽也停下来,“那边有什么?”

    “那边,有人想杀我……”

    “什么?你没开玩笑吧?为什么有人想杀你?谁?在哪?”

    “我的感觉从不出错。”安兰茵转回身继续走,脚踩高跟鞋嘎啦嘎啦的:“消失了,杀意只有一瞬。”

    牧师一耸肩:“也说不定是觊觎你的美貌,一瞬间想要发生点什么。总之都是负面情绪,差不了多少。”

    “我说了,我的感觉从不出错。”